Cocteau Twins

  极地双子星


主要成员
Will Heggie  /  贝斯  /  离队
Elizabeth Fraser  /  主唱  /  在队
Robin Guthrie  /  主音吉他  /  在队
Simon Raymonde  /  贝斯  /  在队
艺人介绍

1979年成立于苏格兰港口城市Grangemouth的Cocteau Twins以自己与众不同的优雅而缥缈的声音定义了几乎整个4AD唱片公司的神秘风格,乐队的名字来源于他们的同乡乐队Simple Minds的一首不知名的歌曲。Cocteau Twins最初由吉他手Robin Guthrie和贝斯手Will Heggie组成, 接着Guthrie的女友Elizabeth Fraser加入了乐队,一个拥有独一无二歌剧风格嗓音的女声,她的演唱更多的依赖自己独特的发声技巧和言语化的情感表达,而不是任何我们可辨识的语言文字。

1982年,三人组合加入了4AD公司,The Birthday Party同样也是这个追求完美艺术气息的英国厂牌旗下的乐团,正是他们帮助Cocteau Twins获得了一纸合约。同年,乐队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Garlands》,不过这张处女作听起来制作生涩,Fraser几乎纯粹以哀号方式来演绎每一首歌曲。之后,Heggie离团。经过了两张 EP发行后(在一张LP后发行两张EP是Cocteau Twins的习惯,事实上,这两张EP合起来的长度也足够发行一张完整的专辑),Cocteau Twins于1983年发行了专辑《Head Over Heels》。这张唱片中,Cocteau Twins的技巧趋于成熟,Fraser开始发挥她得天独厚的嗓子天赋,不再一味地吼叫,虽然歌词越唱越是模糊不清,但声音变得婉转动听,而且音乐的层次也变得丰富。

1983年底,前Drowning Craze的贝斯手Simon Raymonde加入了乐队,他逐渐成为Cocteau Twins不可或缺的一员,负责词曲的创作和唱片的制作。1984年,在EP《The Spangle Maker》之后,Cocteau Twins发行了《Treasure》。这张专辑正式确定了他们的地位, 此时的Fraser的咬字越来越模糊不清,几达不可辨认,她有意把她的声音当成乐器的一种,藉此摆脱歌词字义上的束缚,这个现象和同时期的英国女歌手有很大的不同。在这张唱片中,Cocteau Twins运用大量的回声,键盘和强力的鼓点营造出仙境般的音景,Cocteau Twins甚至把4AD的老板Ivo的名字当作歌名,不过Cocteau Twins的专辑名称通常和内容没有关联,据他们的说法是不想使标题误导听众。又是两张 EP发行后(附带一提,这两张EP上市时间只相差一个礼拜!)他们发行了一张针对美国市场的精选辑《The Pink Opaque》。此时 Fraser和Guthrie成立了他们自己的工作室。之后的《Victorialand》是Cocteau Twins的另一个里程碑,也算是他们唱片中的异数, 这张唱片中,原本沉重的贝斯和厚重的鼓声全部消失,只剩下轻盈飘渺的部分,Cocteau Twins于是又营造出一个新的仙境,而这张唱片也一扫以往阴郁的内容,格外地明亮开朗。接下来的两年,Fraser, Guthrie, Raymonde和搞Ambient的钢琴手Harold Budd一起挂名出了张《The Moon And Melodies》。

1988年的《Blue Bell Knoll》是Cocteau Twins进军美国的首张唱片,此时他们与Capitol唱片公司签订了国际市场的合约。这张唱片中,Cocteau Twins调轻了鼓声的份量而且Fraser几乎完全以她的高音域演唱每一首歌,并且在MTV频道播出他们的单曲Carolyn's Fingers。1990年的专辑《Heaven Or Las Vegas》使Cocteau Twins获得了商业成功,同时也使他们离开4AD公司。离开4AD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他们才发行了《Four-Calendar Café》,不知在哪一本杂志上看到他们说这张唱片包含了他们有史以来,自己最满意的作品Bluebeard和Summerhead。此外,他们也收敛了以往无歌词的状态,渐渐有了部分可理解的歌词,在Evangeline中他们宣称他们和以往已经不同,长大了......之后的两张EP《Twinlights》和《Otherness》正好是两个极端,在《Twinlights》中Fraser几乎在清唱,另一张则几乎听不到她的声音。1996年,Cocteau Twins发行了专辑《Milk & Kisses》,唱片中乐队回归了他们的传统风格,并且与王菲合作了一曲Serpentskirt。1997年,他们在新专辑制作了四分之三时,突然宣布解散,留下了永久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