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 Rice

  戴米恩·莱斯


艺人介绍

戴米恩·莱斯(Damien Rice)生于1973年12月7日,男, 爱尔兰歌手。

绘画与写歌是他青年时期的兴趣,也因此让他有了组团的念头,在《O》的专辑内页有些插画便是 Damien Rice 自己的作品。在1997年他组了一个名为Juniper 的团,前后发行了三张 EP,"The World Is Dead" 和 "Weathermen" 这两首单曲也成为电台热门歌曲,但因为合约问题无法录制完整的专辑,于是在 1999 年Damien Rice离开乐团前往Tuscany,并从此在欧洲流浪了一年,之后又回到了都柏林,想办法筹钱录了一张Demo,寄给了制作人兼电影配乐家的David Arnold。

从U2主唱Bono嘴里说出来的话,一般会有很多人买帐。在前不久U2的一次纽约演唱会上,Bono向在场的所有人这样形容当晚的嘉宾Damien Rice:"你将要听到的Damien Rice就如同60年代初期的Bob Dylan,或是70年代初的Cat Stevens和James Taylor,以及另外一些非常出色的歌者。他拥有那种足 以平息一场暴风雨的淡然魅力。他真是个非凡的天才!我几乎无法相信世界上竟然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不管Bono此番话是出自几分真心,他的基本意思大多数人应该是可以认同的:Damien Rice确实是这几年来出现的一位颇为难得的歌者。3年前的首张专辑《O》不仅成功的奠定了Damien Rice新民谣唱作人的身份,而且一举为他在口碑和销量上获得了双丰收。凭借《O》,Damien Rice在那一年当仁不让的挤进了Sufjan Stevens、Sigur Ros和TV on the Radio等尖子生的行列,专辑中的几首单曲,比如"The Blower's Daughter"和"Cannonball"被日后频繁的用作电影、电视剧中的主题歌或插曲,Damien Rice一时间变得家喻户晓中外驰名。

其实,细想想Damien Rice的成功其实很简单。在他的音乐中,人们最欣赏的无非就是那份极为淡然的情感流露。用钢琴、木吉他、大提琴等最简单的乐器来陪衬,配Damien Rice娓娓诉说的唱腔。他惯用自己的音量来控制歌曲的情绪发展。这其中不存在任何一点你不知道或者听不出来的繁杂。他的嗓音会让大多数人的耳膜有舒适的按摩感,时而极近,有如他就站在你的身边只为你一人而唱;时而又极远,仿佛那歌声是随着风从远方飘来的。Rice是个唱苦情歌的(至少在《O》里是这样的),然而决不是那种俗套的口水歌或者半死不活的调调。他的作品大多有苦甜参半的优美旋律,像民谣,但又比传统民谣高贵和隐忍一些。像Damien Rice这样的,深得时下那些听流行嫌俗听摇滚又嫌吵的小白领们的青睐。

时隔三年,Damien Rice在2007年11月发行了第二张正式专辑《9》。在标题上延续了上张《O》的极简风格,那么内容上呢?大方向上Rice选择了保险起见的重复《O》的套路 —— 毕竟这还只是他的第二张专辑;而在细节上他为我们带来了不小的惊喜。从一个有能力出唱片的人的角度来说,他一定会希望能在每张新专辑中都做出些新意 —— 无论这种变化是人为的还是水到渠成的。尤其像Damien Rice这么一个新贵唱作人,首专就使自己名声鹊起,在此之后的第二张确实需要谨慎斟酌。

《9》中Damien Rice依旧启用了在首专《O》中起到极大添彩作用的女声Lisa Hannigan和大提琴手Vyvienne Long。专辑同名歌曲"9 Crimes"在第一时间就深深的将听者沦陷了:极富Damien Rice苦情风味的钢琴旋律,先引出的是Hannigan气若游丝的悲戚嗓音,然后第2段才响起Rice那隐忍而磁性的声音。两个人的声音彼此缠绕的上升,弦乐将整首歌推向高潮。旋律美得一塌糊涂,甚至要好过《O》中任何一首知名单曲。在此之后的"The Animals Were Gone"明显比前一首平淡了太多,落差感让人觉得这不过是一首念白式的乡村民谣,其中的爱意倒颇显甜蜜。"Elephant"是首典型Damien Rice结构作品,发展过程呈开口向下的抛物线状:开始时人声和吉他都是生怕让人听见的状态,然后曲调逐渐爬升人声和吉他也逐渐放开手脚,之后大气的鼓和电吉他带来高潮,最后一切又回复到开始时悄悄的状态。第4首"Rootless Tree"一定会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因为它第一次让人们见识到了貌似过于儒弱的Damien Rice也是会发飙的。以一段甜美的吉他solo开始,你完全不会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Chorus时Rice伴着给劲的电吉他,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狠狠的不断重复着"Fuck U Fuck U",一扫他平时留给人们那种只会自己拧巴不会对外发泄的"苦情男人"印象。第6首"Coconut Skins"也采用了Damien Rice作品中鲜有的明快节奏,带来了几分美国西部乡村摇滚的味道,他大大咧咧的甩着嗓子"La~La~La~",就像牛仔一样酷。之后的"Me, My Yoke and I"是整张专辑中Rice转型最为成功的一首歌,一上来便直接是闷骚的电吉他,Rice越唱调越高,最后逐渐变成摇滚式的嘶叫,高潮部分的感觉十分像早期的PJ Harvey,粗砺的爆发力一定会将大部分"大米迷"击昏,不失为是Damien Rice至今最摇滚的一支作品。High曲过后,迅速转回常规Damien Rice 频道的"Grey Room"显得有些平庸。而在第9首"Accidental Babies"中,伴着深邃忧郁的钢琴旋律,我们再次看到了那个让人心碎到无以复加的男人。在演绎此类拿手曲目时,Rice似乎比《O》时更为游刃有余了。专辑的收场曲"Sleep Don't Weep"貌似有点儿充数的嫌疑,虽然同样很柔很美,但这种柔美有点让人想睡觉。

从《9》中我们看到,Damien Rice是个可以让人有盼头的唱作人。尽管那几首几乎毫无新意可言的充数作品阻止了《9》彻底成为一张具有大胆创新意味的专辑,然而可以到达这个尺度,达到这种效果,Damien Rice这次已经成功了。不管是苦情的还是摇滚的,他慷慨的与我们分享了更多的可能性。Damien Rice从《O》开始,这张《9》会让他走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