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ffy

  达菲


艺人介绍

Duffy的首张专辑《Rockferry》第一周就登上排行榜冠军,并狂卖18万张,销量超过排行榜Top 10中其它九张专辑的销量总和,成为2008年第一张大卖的专辑,而其中的 Mercy更是数周蝉联单曲榜Adele冠军,到了四月《Rockferry》已经走出英国国门,开始在欧洲大陆走红,首先取代Madonna的新专辑《Hard Candy》登上泛欧专辑排行榜(The Pan-European Album Chart)的冠军位置,在欧洲百大热门金曲榜上也位居前列。短短几个月内,单单在英国,专辑销量就突破了60万张,而在英国之外,更是很快卖出了白金销量。不仅如此,这张处子作还将征服大洋彼岸的听众 —— 五月,《Rockferry》登陆美国,初次上榜就攀升到专辑排行榜第四位。短短半年时间,年仅24岁的Duffy已经成为世界级的明星。

这位全名Aimee Anne Duffy的威尔士创作歌手自然而然会被人拿来跟Amy Winehouse比较(巧合的是,两人的First Name也很相似),但Duffy的出现远非“另一个Winehouse”这么简单 —— 在她们两人之前,今年已经有不少英国女艺人在美国乐坛攻城略地了。三月,来自英国德文郡的创作女歌手Joss Stone登上美国排行榜第二,同时还有从选秀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女歌手Leona Lewis,她的处女作《Spirit》不但销量接近白金,单曲Bleeding Love直接拔得公告牌Top 100单曲榜头筹,一举打破被美国歌手将这一位置把持二十一年之久的纪录,而再早一点,一月间还有22岁的流行女歌手 Natasha Bedingfield的第二张专辑杀入美国排行榜第三。Duffy的出现为英国女歌手横行美国乐坛的热潮再掀波澜,而如果再细心点,你还会发现更多在美国排行榜上呼风唤雨的英国女歌手的名字,比如Kate Nash,Laura Marling等等,如果将她们看作一个群体,简直可以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不列颠入侵的超级女声翻版。如此一来,每当人们听到Duffy用远比她年龄成熟的嗓音来演唱久违的复古灵魂乐,自然就会想起曾和The Beatles和The Rolling Stones起创造了“不列颠入侵”历史的Dusty Springfield —— 她能再现当年这位白人灵歌女王的辉煌吗?

对于自己的名字被人拿来和前辈Dusty Springfield,Aretha Franklin相提并论,Duffy深感受宠若惊:“对于我来说她们都是了不起的人,而我还很嫩,她们的经验远比我丰富,如果人们能够在十到十五年之后给我这样的赞许,我会很开心,我会觉得那是我在多年努力之后应得的。但是现在这样的评价只会让人兴奋得不知所措。”至于她的经纪人可不会希望Duffy步Dusty Springfield的后尘 —— 这位1998年被选入摇滚名人堂的巨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事业逐渐走下坡路之后,很就成为酒精和药品的奴隶,从此一蹶不振,之后虽然数度尝试东山再起,但即便她在1987年和Pet Shop Boys合作的一曲“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曾成为热门单曲,也没能挽回颓势。而在经纪人看来,Duffy本人在音乐以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形象健康。她绝不会像Amy Winehouse那样没完没了地登上八卦头条,一面受人追捧一面成为被人同情的对象,也不至于像Lily Alien那样因口无遮拦招致各种非议。Duffy十岁时父母就离异,之后一直跟母亲生活,但她并未因此成长为典型的单亲家庭子女,变成性格孤僻,依赖酒精或者毒品的颓废少年,她的成长过程中为数不多能够被称作事件的经历,最惊险的莫过于1998年她成为警方的重点保护对象。当时她继父的前妻竟然丧心病狂地花3000美金雇凶想要干掉她的继父,警方为以防万一把Duffy带到隐蔽的安全住所看护起来,之后她继父的前妻落入法网被判三年的监禁。对于被吓得够呛的Duffy来说,这个“酒精中毒”的女人就是个典型的反面教材,足以警醒她继续远离酗酒等一切不良嗜好。这方来看,酒鬼Amy Winehouse就得甘拜下风了。

连Duffy自己都承认,“威尔士并没有布鲁斯和灵魂乐的文化传统”,在她的故乡,位于威尔士北部的可怜小镇Nefyn上连唱片店都没有,她从小唯一能算得上是音乐熏陶的也就是听听广播;上学后她好不容有机会加入唱诗班,结果却因为不合拍而被开除;在成为歌手之前,Duffy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餐馆服务员 …… 天时地利人和皆无的她,是怎样成为二十年来威尔士第一个登上英国排行榜冠的歌手的?除了较晚显示出的过人天赋之外恐怕没有其它合适的解释。由于名速度太快,Duffy基本上没有时间去学习明星的作派,以至于被请上电视做节目时常常显得十分紧张,不知所措。四月底,Dufy参加了美国著名的Coachella音乐节(全称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在加州沙漠地带的Coachella举办,虽然历史并不悠久,但这几年火爆的人气已经让它跻身世界一流音乐节的行列),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大型演出,事后她坦言压力超乎想象,但是也从中学到不少,比如“如何在舞台上带动整支乐队”。尽管在抛头露面这些事情上,Duffy还有很多经验需要学习,但是说到音乐,无论是深沉磁性而又极富弹性的嗓音,还是对上世纪六十年代灵魂乐的领悟,她都能表现出远超她实际年龄的成熟。若非如此,相中她的伯乐Jeanette Lee(Rough Trade唱片公司老板)怎会把她力荐给Bernard Butler(前Suede吉他手)呢?后者在《Rockferry》的制作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加上Jeanette Lee的丰富经验,使得这张专辑既能体现几十年前经典灵魂乐的精髓,同时也能结合近些年的新鲜元素,这样一来,专辑在艺术性不俗的同时又具有相当的可听性,畅销便成为必然。

自从2007年Amy Winehouse的《Back to Black》在美国以双白金销量和五项格莱美大奖一统江湖之后,西方媒体常常会用“后Winehouse时代”来形容现在的主流乐坛。抛开这种说法里浮夸的成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新涌现出的Adele、Dufy等人正在带领她们身后欢呼雀跃的人群创造新的历史,最近充斥着R&B复古车库、独立清新以及骇人Emo的欧美主流乐坛似乎正在慢慢地把潮流的第一把交椅让位给不列颠的灵魂乐,让位给这些你无法以貌取人的新生力量(要说这些女歌手的确没有什么长相出众的,小甜甜的时代是不是真的一去不返了?)

六月,英国重量级的传媒大奖,《Mojo》杂志主办的Mojo Awards将年度最佳单曲授予了Duffy的“Mercy”,专辑《Rockferry》也获得年度最佳专辑提名。面对一波接一波的掌声和鲜花,Duffy却说:“我宁愿自己根本就没有出名。”(我爱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