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g of Four

  四人帮


艺人介绍

即使是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处于全盛时期的英国后朋克乐队Gang Of Four也没有什么商业化的潜质,他们似乎一直扮演的都是政治先锋朋克尖兵那类角色。但就像是飘浮在电波中的一个幽灵,如今电台中播放的许多英式流行乐、后朋克风格的年轻乐队,都或多或少带有一些Gang Of Four的影子。无论时光如何变迁,风格如何进化都无法抹去Gang Of Four对他们的影响。

2005年, Gang Of Four再次集结到起了,他们为歌迷们上演了连台的好戏:再版发行了他们1979年的经典专辑《Entertainment!》:从"口切拉"音乐节开始乐队开始了一轮全美巡演…… 公允地说,Gang Of Four这次的复苏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一两年来大红大紫的些新乐队,他们所做的"新"音乐在媒体进行的铺天盖地的报道中被总结为Dance Punk。他们的名字包括Bloc Party,Franz Ferdinand,The Rapture,Hot Hot Heat,The Futureheads,Radio4,显然,这些乐队都流着后朋克的血液。更有甚者,像The Bravery和The Killers这样的乐队简直就是Gang Of Four当年掀起的音乐革命所产下的亲生儿子:尖利刺耳、率动扭曲的吉他,狂暴凶狠的鼓点节拍,还有表现突出,担任整首曲子主心骨的贝司。其编曲、演奏方面几乎同Gang Of Four的惯用招数亳无二致。媒体在对他们的报道中当然无法忽略掉Gang Of Four作为他们共同的前辈所带来的巨大影响,而被这些年轻乐队吸引的乐迷们再次对Gang Of Four产生兴趣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尽管如此,就像独立摇滚乐队经常的所作所为,这些"印象派"的年轻乐手会声称他们并没有听过Gang Of Four的专辑,或者强调自己并没有受他们多大影响。比如Bloc Party的主唱Kele Okereke就曾在谈到他们的先驱Gang Of Four时板着脸对记者说:"我讨厌跟他们扯上关系,我认为我们的专辑无论从音效还是结构上都不能够相提并论。"

但更多乐队坦然承认了Gang Of Four对于他们乐队的重要性,在谈到参加Gang Of Four目前以25年前的原始阵容进行的巡演时,Rado 4的主唱贝司手Anthony Roman说:"这简直太荣幸了,5年前当我们还待在冰冷的地下室里写歌的时候,你要是那时通知我们将为他们开场的话,我们一定会认为你疯了,我们自己也会高兴得发疯。" 当前,有许多Gang Of Four的"后裔"都在通过在自己的唱片中翻唱他们的经典歌曲来向其致敬,比如Beck,No Doubt和The Yeah Yeah Yeahs合作的那张《To Hell With Poverty》就是其一;还有The Futureheads这个乐队更加直接,选择了Gang Of Four的吉他手Andy Gill来录制他们的首张专辑。

当Sex Pistols在1976年夏天引发朋克革命之后,Gang Of Four同The Fall,Mekons和Joy Division等一批乐队继续推动了后朋克的运动。当时三名利兹艺术学校的学生:吉他手Andy Gill,主唱 Jon King和鼓手Hugo Burnham在报上刊登了一则征募乐手的广告,他们把自己的音乐称为"Fast R&B",贝司手Dave Allen就这样被笼络过来。他们这种有些奇思妙想的音乐形式和尖锐的政治立场很快就让他们成为了一支独特的乐队。而他们如火山喷发一般火爆的现场演出则更加巩固了他们的地位。他们吸引人们关注的地方在很大程度上都同他们尖锐的政治立场和当时英国的经济形势有关。Gill最近回忆道:"在极右和极左乐队之间有着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通常都是大学生,利兹的大气中布满了高浓度的电荷,这就像是正负两极碰到一起就会电闪雷鸣。当时的局势很明显处于紧张状态。利兹当时也是一个垃圾倾倒中心,那时正处于过渡时期他们正在拆除旧的贫民窟,但并没有善始善终,在地面上留下许多窟窿,就像到了月球一样,真的。" 在这种环境下所激发出的音乐自然会充满了焦虑感,像"在家里他是个游客","损坏的商品","这是她的工厂","爱就像炭疽","去穷人的地狱"这样的歌曲光是歌名就难以让人保持平静,但其想要达到的最终目的却是摆脱折磨。

90年代以来,Gang Of Four最有影响力的一些专辑都再版发行过,如《Entertainment!》,《Solid Gold》和《Songs Of The Free》等。Bono就曾在《Songs Of The Free》再版的内页中写道:"坚硬、不妥协、大胆,Gang Of Four是流行音乐屁股上的丘疹,理性判断的高手,精确的导弹,我感觉我自己就像个只能在家里待着的打字员。" 除了U2,还有其它许多在80年代崛起的著名乐队都视Gang Of Four为偶像,包括INXS、The Red Hot Chili Peppers和R.E.M.等乐队无不感激Gang Of Four带给他们的影响。The Red Hot Chili Peppers的首张同名专辑就是在Gill的支持下录制的,他们那时几乎成为了Gang Of Four风格最忠实的代言人,他们的灵感来源几乎就是直接拷贝了Gang Of Four的"Punk Funk"之声。贝司手Flea在那张专辑内页中写道:"Gang Of Four是我真正接触到的第一支乐队。《Entertainment!》完全改变了我对摇滚乐的看法。我在到处都能听到他们的广泛影响。"在这10年之后从Zack De La Rocha激情四射的政治宣言和Tom Morello刺耳的吉他和弦获取了极大灵感的一支支说唱摇滚乐队抢滩成功。尽管在表面上很不易察觉,但其实这些乐队除了大量承袭Rage Against The Machine的主要特点外,在音乐上同样遗传了Gang Of Four的血统,因为Rage Against The Machine本身的音乐性就同Gang Of Four渊源极深,听到他们同样跳跃不安的朋克化节拍是否感觉他们有着亲缘关系呢?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Gang Of Four是一支极左乐队,但与后来他们影响过的政治性极强的一些另类摇滚乐队不同的是,Gang Of Four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暴力反抗体制"过。他们有时候的确会扮演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但其实他们的政治见解被过分夸大和曲解了。他们的作品并不是一支大锤,而是一面反映社会的镜子。Gill说:"政治宣言从来都不是我们要抖的包袱,这种东西从来都缺乏大局观,强烈的左派思想就是站到群众前面挥舞着红旗,叫着'来吧,兄弟姐妹们,如果我们共同努力,我们将摧毁体制。' 真正的政治决不会这么不靠谱。它应该是更加私人化的东西,在我们所有人的日常生活中都有这种影响。" Gang Of Four所扮演的角色更像是社会观察员和评论员,而非"战斗英雄"式的革命一线战士。他们机智幽默的口号对于现代生活中的种种谬论与冲突实为极为尖锐的反讽。他们那充满挖苦性质的首张专辑标题 ——《娱乐!》(Entertainment!)足以代表他们所有需要发表的声明。Gang Of Four会对存在的社会问题提出他们的质疑,而且他们也拥有足够的自信和机敏来承认他们自己并没有全部的答案。他们在《Entertainment!》里的Natural's Not In It中唱道:"随便提出的问题是为了取乐",轻蔑地给予了现今太平盛世的社会表象一次的无情的痛击,他们最直接的声明就是,拒绝让一切虚伪的宣传产物,使你的生活变得轻松 —— "这个天堂让我头疼!"像Franz Ferdinand这样的同Gang Of Four有着共同的音乐理念的乐队,在这方面的观点显然也承袭了Gang Of Four的音乐哲学观,"音乐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要改变你原先的态度。音乐全部的关键就在于让一些人去反对另一些人。"

不管怎么样,如今Gang Of Four又算是真的重新火起来了,在eBay上他们的1981年的原版巡演海报被炒到了100美元,卖主在网站上是这么宣称的:"最不容置疑的Art Punk,Post Punk,New Wave,Punk Funk宗师!越磨越利的刀子!"(我爱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