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Mondays

  快乐星期一


艺人介绍

Happy Mondays和邮局颇有一番渊源。邮差Derek Ryder曾是60年代曼彻斯特民谣运动的活跃分子,频频在俱乐部里自弹自唱。他将自己的音乐天赋遗传给了两个儿子 —— Shaun Ryder和Paul Ryder。两个小家伙打小就离经叛道,后来曾子承父业做了一段时间的邮递员,又一起宣布组建一支乐队。在1980和1982年间,他俩的旧时同学也被鼓动进了他们的乐队 —— Gaz Whelan加入了,因为他有一套自己的架子鼓;Paul Davis加入了,成了键盘手,因为他有毅力也很有趣;Mark Day也加入了,因为他演奏乐器有模有样。他们的演出和他们的服装一样有趣得惹眼。一次在一家名叫Arndale的百货商店旁演出时,被这家商店老板Phil Saxe相中,主动要求做他们的经纪人。渐渐地,乐队开始靠做黑市生意添加了乐器和设备,Derek Ryder也慷慨解囊相助。他们拼命吸烟,一头扎进父母们的唱片收藏里,不断学习Joy Division乐队和The Clash 乐队的音乐,Mark Day则对重金属情有独钟。他们在曼彻斯特作了一些正规的演出后,便正式给自己起了Happy Mondays的名字,旨在调侃New Order的歌迷会Blue Monday。

Happy Mondays的噪音深受曼彻斯特英雄A Certain Ratio乐队和James乐队的影响,显得刺激和喧闹,完美贯彻了DIY的Funk精神,然而当你逾越了痛苦后,又会发现它是具有催眠作用的。Ryder开始写歌词,他混合进了Happy Mondays当时的生活,盗贼的故事和糟糕的旅行经历。他开始吸食海洛因以汲取灵感。

1985年底,Happy Mondays在Factory旗下发行了由Mike Pichering(后来成为M People的制作人)和Bernard Sumner制作的两支单曲Delightful和Freaky Dancing。后来公司决定让John Cale来做Happy Mondays处女专辑的制作人。他当时也是个瘾君子,每天吃60个橘子和4大包薄荷。

当他们录完一整张专辑后,Cale抹去了录音,让乐队在3天内再录一遍。他唯一的指导便是要他们"动作快点" 。结果这张专辑只有半个小时长,充满了大音量的无调性短音,隐隐约约的伴有Shaun的吼叫。歌词部分就更令人咋舌了,以一首名叫Russell的歌为例,Shaun直接照搬了Russell Grant的占星术小册子的跋。他们给这张专辑起名叫《Squirrel And G-Man Twenty four Hour Part People Plastic Face Carnt Smile(White Out)》。

1987年和1988年间,评论界开始对这支乐队有了极强的兴趣,被他们耸人听闻的关于抢劫和药物的歌词所吸引。正是在这段时间Happy Mondays开始拥有了自己的镇山法宝。他们当时很喜欢去Factory公司经营的一家俱乐部 —— The Hacienda,这是一家很纽约化的俱乐部,那儿有许多女学生,经常播放进口的舞曲音乐CD 。Mike Pichering和他的搭档Greame Park成了当时的驻店DJ。The Hcienda俱乐部对他们的影响很大,他们成了George Clinton和Sly Stone的乐迷,一门心思研究起了House音乐。他们在Shaun和Bez的公寓里通宵放四四拍的节奏,这些狂欢者累倒的时候,再换个E调接着放。这时Happy Mondays发表了他们第二张专辑,Shaun暂时放弃了毒品并与Joy Division乐队的制作人Martin Hannett合作。Hannett制作了和他们第一张专辑同样出色的《Bummed》。它保留了乐队一贯的引发人癫痫的Funk手法并加入了Mike Pickering的电子手段。其中的一曲Wrote For Luck成了未来主义的赞歌。

Shaun Ryder说:"这整张专辑是纯粹的E调架构。我认为我当时是正常的,但不是。如果有灵感来了,我会翻过吧台吻吧台后的老女人,在红绿灯下拦下汽车或者是围着汽车跳舞。我们按自己的进度录音,每天工作半小时。Ma rtin真是贴心。我们怎么喜欢,他就让我们怎么来。真可惜他死了。"

很快Happy Mondays成了新音乐的翘楚,他们痞子般的气质和舞曲感觉把他们送进了大明星的行列。新经纪人Nathan McGough请人重新混录Wrote For Luck。在加进了Paul Ryder的贝司和Whelan对NWA的Express Yourself表达自己的采样后,它成了舞厅的热门舞曲。当他们来到美国作巡演时,所带去的"锐舞"精神横扫美国大大小小的劲舞俱乐部。当他们回英国时,他们86年就不穿了的服装,竟成了一时的时尚。

1990年2月,Elektra公司决定由他们来翻唱John Kongos一曲He's Gonna Step On You Again,用来收录进公司40周庆的纪念专辑中。这首歌攀升到了排行榜的第五,据这首曲子的制作人之一Steve Osborne说:"这是我的得意之作。当时录音室里只有几个人,我们录了鼓和贝司部分,把它做得很舞曲化。当Shaun走进来时,我们就要他直接跟着唱。出人意料的是,他竟一个劲地哼哼。太奇妙了,我们知道Elektra不会将这样一首歌收录进一张纪念专辑里去的。它可以成为一支单曲。"后来Happy Mondays另选了一首John Kongos的歌交给了Elektra。

Happy Mondays的事业继续如日中天。但正当他们在洛杉矶录制第三张专辑的时候,Shaun的毒瘾加重了。新闻官员Jayne Houghton说:"媒体都知道了Happy Mondays吸毒。一次Jackie杂志的记者采访Shaun,他竟然拿着锡纸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曼彻斯特晚报的记者每隔一天就打电话给我,问我Shaun是否死了。"在新专辑《Pills 'n' Thrills And Bellyaches》冲上排行榜时,报纸都发现了Shaun的毒瘾以及和乐队成员关系的恶化。

Tony Wilson(Factory公司老板)承认公司当时拒绝给Happy Mondays钱,以避免他们买毒品。但乐队则认为,公司要倒闭了,没钱给他们。Shaun曾经威胁公司说,如果再不汇款来,他就要烧掉已录好的母带。人们不难发现,正是毒品毁掉了这支乐队的生命!

Shaun住在伦敦的时候,为专辑重写了歌词,和Rowetta一起录完了人声部分。这是乐队最后一张专辑,名叫《Yes Please!》。其中最棒的一首曲子叫Stinkin Thinkin,听起来像是在致歉,为他的行为,为他的欲望,为他所搞糟的一切致歉。乐队最后一张照片是在Factory公司的会议室里照的,几周后Factory公司便宣告破产了。1993年初,Shaun获得了 EMI公司价值170万英镑的合约,解散了问题成堆的Happy Mon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