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ser Chiefs

  凯撒大帝


艺人介绍

著名制作人(Blur乐队的御用大厨))Stephen Street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一支他并不眼熟的乐队,乐队主唱从第一首歌开始便用一种可以说是“从舞台的一端直接跳到另一端(类似的夸张表演好像也就Iggy Pop还够劲儿)”的舞步一直跳到了整场的最后一首歌。演出结束后,“大厨子”Stephen急忙赶向后台,从人堆儿里揪出刚才在舞台上大练蛙跳的那个人说:“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Ricky,Ricky Wilson,我的乐队叫‘Kaiser Chiefs’”,“好的Ricky,你还不赖,我给你当制作人吧。” —— Kaiser Chiefs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不久后,Kaiser Chiefs乐队受邀参加了英国著名杂志《NME》主办的“NME Award Tour”(NME音乐大奖巡演) ,在整个巡演过程中Kaiser Chiefs乐队的表现得到了绝大多数观众与媒体的支持和肯定,这也使他们在英国BBC主办的“谁是2005年最有前(钱)途的艺人”选举中得到了第五名的成绩。

来自英国利兹的Kaiser Chiefs乐队有五名成员,主唱Ricky Wilson,吉他手Andrew “Whitey” White,键盘手Nick “Peanut” Baines,鼓手Nick Hodgson以及贝司手Simon Rix。Kaiser Chiefs的前身叫做Parva,那个时候的他们还在操着手里的老三样搞Garage,乐队发展很不如意。Nick、Peanut和Simon三人在学生时代便一起组了乐队,15岁开始就在不同的乐队里演出。后来遇上弹吉他的Whitey,在Nick的引荐下又找来条件不错的Ricky加入(Ricky当时在一支专门翻唱滚石乐队歌曲的乐队里唱歌)。就这样,乐队在2003年夏天正式成立了。

乐队初建时的志向是“希望能在利兹每年一度的音乐节上有个为其它乐队开场演出的机会”。有这个目标在心里,乐队的几个人便开始一起写歌排练,并开始在各酒吧进行一些小规模演出。同时,Ricky与Nick还在一个俱乐部经营一档节目(为得也是能捞一些啤酒加爆米花的外快),播放一些经过重新混音后的老歌,从新浪漫音乐先驱Ultravox到重金属巨匠Van Halen,真可谓是天马行空,包罗万象。这个节目办得相当成功,现在依然有人效仿Ricky当年的搞法来增添门票收入。但是没有多久,Ricky意识到要想在音乐节里演出的话,就算是为其它乐队暖场,他们还是需要向世人证明更多的东西。

乐队主唱Ricky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我们刚开始的时候,老想着不要太引人注意,所以做了很多没有新意,盲从潮流的东西。但是有一天,我们意识到这样下去要在音乐节上为别人暖场,是没有可能的。我们不能老顾着讨好大家,而忘了我们是为什么而做音乐的。其实我们最擅长的就是做跟大家不同的东西。”其实也可以说他们是从俱乐部里,那些受欢迎的歌曲中得到了启发。结果他们把以前的作品丢掉,甚至“Parva”这个名字也一同丢弃,改名为“Kaiser Chiefs”,开始尝试乐队的新发展。“做跟大家不同的东西”其实这谈何容易,现在以Franz Ferdinand为代表的一票所谓“新不列颠入侵”的乐队都称自己的东西独树一帜,但大家都清楚,那不过是对70年代的一次复古,车库摇滚、新浪潮、后朋克造就了太多过于雷同的乐队。虽然Kaiser Chiefs未能免俗, 但他们的音乐中还是有一些当年不列颠入侵The Kinks的影子,The Kinks本身的音乐比较多样化,很多人甚至认为它对重金属的诞生都曾做出过贡献,但Kaiser Chiefs关注的只是The Kinks部分作品中那种儒雅飘逸的早期英国流行乐和布鲁斯摇滚的感觉。另一个角度上,Kaiser Chiefs对早期的流行朋克也很偏爱, 音乐颇有些The Clash和The Jam、The Buzzcocks的感觉。此外,Kaiser Chiefs出于对于新浪潮的好感,也经常会采用键盘,音乐偶尔也华丽光鲜,充满舞曲的律动感。

我们还是回到最初,一天,穷困潦倒的哥几个咬紧了牙关,凑出了一套廉价的录音设备,在Nick的睡房里开了工。随后他们把“Oh My God”的Demo投寄给众唱片公司,但是却全无回音。幸好《NME》对他们宠爱有加,做了很多报道,继而Drowned In Sound厂牌才决定推出“Oh My God”一上市该曲就取得了英国单曲排行榜第66名的成绩,这张在Nick卧室里录制的粗糙小样,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绝对算是个奇迹。而接下来在一些朋克乐队的作品影响下, 他们又创作了歌曲“I Predict A Riot”(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起The Clash),这首歌更是直接把他们送上了排行榜前20名的位置。

2005年3月,乐队在大公司Universal旗下推出了首张专辑《Employment》,尽管现在才5月份,但它已经获得了这样的广泛评价“2005年必然的最佳专辑之一”,这个评价是否能兑现,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我爱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