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inks

  奇想


艺人介绍

在众多摇滚乐的先行者中,The Kinks无疑是特别的。同The Beatles相比,他们的音乐没有那么强烈的革新主义色彩,显得传统又朴实。而The Rolling Stones相比,他们是太过于文明又太不具有煽动性了。纵然这些同样英国出土的摇滚乐队都对摇滚乐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The Kinks的名字却依然有着一种与上述名字截然不同的特殊影响力。像他们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乐队一样,The Kinks在一开始的时候同样带着浓厚的布鲁斯倾向,环境也直接影响了他们用乐器思考的方式。但是短短几年之后,乐队在音乐上的自我态度已经在当时的英国独树一帜,因为他们将英国本土音乐大量地移植到了自己的疆土中,从而在不改变形式的前提下创造出了一种乡村民谣与布鲁斯音乐巧妙混合的摇滚乐,或者说,一种具有英国传统地方音乐气质的流行音乐。

在他们多年的音乐路程中,不论他们的音乐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有了什么样式的创新,Ray Davies(生于1944年6月21日)和Dave Davies(生于1947年2月3日)这两兄弟一直都是乐队的核心人物。两人出生在伦敦附近一个名叫Muswell的小村中。在很小的时候兄弟俩就已经开始尝试演奏音乐了。上学之后不久,他们就结识了Ray的一个同学 —— Peter Quaife,于是叫他来自己起玩音乐。和Davies兄弟一样,Quaife会弹吉他,但是一个乐队有三个人弹吉他显然没有那么大的必要,于是Quaife转而拿起了贝司。到了1963年的夏天,小伙子们决定把自己的乐队起名为The Ravens并且吸收了一名新成员:鼓手Mickey Willet。终于有一天乐队的小样被送到了当时正与Pye Records合作的美国制作人Shel Talmy的手中,于是Talmy在1964年的时候帮助乐队签到了Pye旗下。在与公司正式签约前,Mick Avory取代了Willet,成为了The Ravens的新鼓手。

The Ravens所录制的第一张单曲是翻唱Little Richard的“Long Tall Sally”,单曲发行于1964年的1月份。在这首歌曲发行前几天乐队才终于决定将他们的名字改为了我们所熟悉的The Kinks。“Long Tall Sally”发行后在排行榜上的成绩相当让人失望,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而他们的第二张单曲“You Still Want Me”的命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两张单曲的失败带给了乐队太多的思考,所以到了他们的第三张单曲“You Really Got Me”,一切都改变了。他们变得更加吵闹了,却同时也将这种音量控制在了自己的音乐情绪之下,Dave Davies在这首歌曲中加入了大量原始的、音色模糊的吉他Solo,使得歌曲有着要爆发的趋势的同时又有着温情与理性的气味。这首歌曲不仅为The Kinks的早期声音写下了最终的蓝图,同时也是乐队对于日后那些厚重有力的民谣和弦的最初尝试。“You Really Got Me”在它发行的当月就成为了排行榜的冠军歌曲,随后歌曲被Reprise买下版权在美国发行,也很快地冲入了排行榜的Top Ten。“All Day And All Of The Night”作为乐队的第四支单曲也得以很快推出,并取得了在英国的排行榜亚军和美国排行榜的第七名。在这一段时间乐队同时还完成了两张专辑和一些EP的录制。

而在一切都在看似变好的时候,乐队的巡演却遇到了问题。随着1965年The Kinks美国巡演的结束,乐队突然莫名其妙地被美国政府宣布不许再度入境,原因不明。在此后的四年,乐队再也没有能够踏上这片拥有全球最大音乐市场的土地。但也许正是这样反而给了乐队更多的思考空间,Ray Davies的创作在这一段时间内变得更加内省,也更加伤感。于是在接下来的专辑《The Kinks Kontroversy》中,Davies的创作给人了一种全面升级的感觉。“Sunny Afternoon”中关于社会、政治的讽刺使它成为了1966年英国音乐中最为怪异的一个存在,但它还是成为了一支畅销金曲,登上了排行榜的冠军。于是乐队抛开一切束缚,连续推出了《Face To Face》,《Something Else》两张叫好不叫座的唱片。从接下来1968年秋天发行的《The Village Green Preservation Society》来看,他们的销售成绩再一次有了轻微的下滑,但是所有的乐评人都给予了这张唱片极高的评价。的确,这张唱片就像是对于英国乡间音乐的一个完美展现冷静的器乐走向、质朴的歌词虽然与之前乐队已经出现的车库摇滚倾向和晦涩的词作有所不同,但无疑却是更具有艺术价值的一张The Kinks的唱片。但是在乐队无法到达的美国,唱片却令人讽刺地被许多批评家大加指责,他们认为这张专辑土得掉渣"。

一支乐队最终是要靠卖唱片来生存的。Peter Quaife终于无法忍受这种“好音乐无好报”的生活选择退出了乐队,他的位置随后被John Dalton填补上。1969年,美国人终于给了The Kinks杀回来的机会。于是乐队在美国巡演开始前,雄心勃地推出了《Arthur (Or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British Empire)》。像之前的两张唱片一样,这张唱片仍然充满了英国传统的抒情词作和乡土的音乐氛围,不同的是,它取得了乐队第一次的商业成功。成功之后乐队重新找回了自信心,并决定为了继续丰富自己的音乐接纳了键盘手John Gosling。Gosling参与录制的乐队第一首作品就是著名的“Lola”,加入了键盘的The Kinks音乐变得更加的硬摇滚化。而在1970年发行的《Lola Versus Powerman And The Money-Go-Round,Part One》终于成为了他们自六十年代中期以来在美国土地上取得最大成功的一张唱片。

从这里开始乐队走上了他们伟大又传奇的辉煌之路。他们自1971年离开Pye/Reprise后,乐队转投到了RCA Records,因为他们给了乐队一百万美金的签约费。但似乎自此乐队也掉入了商业的怪圈,在这里乐队推出了《 Muswell Hillbillies》,双张唱片《The Kink Kronikles》与《Everybody's In Showbiz》,一步步扩大着自己在美国的市场。1973年的时候Ray Davies写成了乐队的第一部摇滚歌剧《Preservation》,市场反应冷淡,批评不断,乐队却似乎开始沉迷于此,接连推出了《Act2》,《Soap Opera》与《Schoolboys In Disgrace》三部摇滚歌剧作品。但是不管乐队怎么想,唱片公司可不能忍受他们继续这么玩下去了。RCA终于对他们忍无可忍,1976年,The Kinks离开了RCA签约Arista Records。而在Arista Records的这段时间,乐队也决定正式转型为一支纯粹的硬摇滚乐队。于是乐队陆续推出了《Sleepwalker》,《Mists》,标准的重摇滚唱片《Low Budget》和分别量上了美国排行榜第11、12位的《Give The People What They Wart》与《State Of Confusion》。1984年,乐队发行了《Word Of Mouth》,尽管在音乐风格上唱片与之前的几张专辑有着许多的相们之处,但是在商业上还是遭受了惨痛的失败,并且成为了乐队事业的一个巨大转折,自此之后乐队的唱片再也没有进入过Top40。因此《Word Of Mouth》也成为了他们为 Arista Records所录制的最后一张唱片。在1986年他们在伦敦与美国的MCA Records正式签约,《Think Visual》作为他们在新东家的处女作在同年发行,唱片取得了不大的成功但是却没有一首上榜歌曲。在下一年中他们推出了一张现场专辑,取名《The Road》,这张唱片在排行榜上有了一个短暂的停留。两年之后,The Kinks发行了他们为MCA录制的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UK Jive》。1989年,键盘手Ian Gibbons离开了乐队。1990年的时候,The Kinks被选入了摇滚乐名人堂,但是这项巨大的荣誉却没能够帮助他们在事业上取得进一步的成功。在1991年MCA为他们推出了一套名为《Lost & Found (1986-1989)》的精选作品,正式宣告他们之间关系的终结。于是乐队又签到了Columbia旗下并迅速推出了一张名为《 Did Ya》的EP,但是唱片投入市场后没有任何的回响。1993年是他们为Columbia所录制的第一张唱片《Phobia》正式发行,销售情况可怜。这个时候乐队只有Ray和Dave Davies两兄弟是最初的元老了。两人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在1994年告别了Columbia,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尽管缺少了在商业上的成功,乐队的公众地位还是在1995年得到了一个显著的提升。这一年乐队被评为了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乐队之一,包括Blur和Oasis等在内的当代英国摇滚代表与他们共同参加了颁奖演出。于是在那之后,Ray Davies又开始重新活跃于了各种舞台与电视节目上,在当年他也推出了自己的自传《X-Ray》,而同样作为乐队灵魂的他的兄弟Dave Davies也在1996年的春天发表了自己的自传,名字就叫 ——《Kink》。

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The Kinks的历史已经结束了,但我们肯定的是,在这漫长的时间中他们所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几十张专辑和数百张的单曲、现场和精选唱片,更是一种坚持与对音乐,生活和自己祖国的深深热爱。他们的音乐,即使再过几十年,依然是精致的乡村、田园风味,虽然他们中途曾经试图改变,但是这就是融入他们血液之中的情怀,终究要找回来的,因为一直以来他们头上就没有被套上The Beatles那般神圣的光环,就像他们自己说的,他们只是英国摇滚乐中无可救药的传统主义者。(我爱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