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h

  


主要成员
Steve Rippon  /  贝斯  /  在队
Miki Berenyi  /  主唱,吉他  /  在队
Emma Anderson  /  人声,吉他  /  在队
Chris Acland  /  鼓  /  去世
艺人介绍

1964年,一个匈牙利记者报道东京奥运会,期间他邂逅了一个日本女子,一见钟情下,两人定居伦敦,次年Miki Berenyi出生。不过三年后,父母离婚,Miki交由奶奶抚养成长,命运的苦楚无人倾诉,酒精和音乐便成了Mik生活最大的慰寄。幸好,还有知己Emma Anderson相伴成长,不然未来如何着实不敢去预测。尽管如此,这两人最初的合作仅限于学生时代合办的一些乐队的Fanzine(歌迷杂志),Emma和Miki都有各自的乐队圈子。直到1987年8月,两人才决定合作组建自己的乐队,校友Meriel Barham的加入,再拉上MiKi的男友Chris Acland任鼓手,乐队眼看就缺个贝司手了。这个寻找贝司手的过程诡异到滑稽,想必定是鬼使神差,不然决计不会找上Steve Rippon。当Emma和Miki邀请他时,他根本就不会弹贝司,不过还是硬被拉来,给了他6个星期的时间学习。强拗不过,Steve也就跟着去排练了,就在见到乐队排练的剎那,他以巨大的自信决定加入 —— 在他看来胜任一个这辈子没见过的糟糕乐队的乐手,还是有余的。

好容易才把乐队拉齐,内部矛盾接踵而至。Meriel Barham跳槽去了Pale Saints。Miki, Emma, Meriel这三人都拥有天籁嗓音,都弹的手好吉他,都有创作上把持乐队大局的欲望,你能想象一个乐队同时允许多种风格近乎一致的同等存在吗?一山不容二虎,这下可好,容了三虎。翻阅历史,此类情况寥寥可数多半,只能在某某流行乐组合下才能达到息事宁人,但难免一些羽翼丰满的鸟也会耐不住寂寞要单飞。乐队范围内能平安相处的从脑子里跳出来的名字也只有Miranda Sex Garden这队三女声Dark Ethereal团,细心的读者可能此时不禁要反驳,MSG的成员除了献声外就弹奏些古典乐器,其它的摇滚乐器都由旁人包办,严格来说该是古典美声团体。Meriel的离去其实也无可厚非,从结果上来看,她此举更是利大于弊。由于她的加盟,Pale Saints俨然一副"Slowdive二代"的风采,而Lush自身也从此更现团结,Miki和Emma各自身兼主唱与吉他,把持着乐队的命脉。

艰辛的日子继续着,期间虽然有《Melody Maker》这样大牌杂志推荐Lush,将他们视为下一个明星。但显然唱片公司的老总并不买帐,似乎只有4AD对他们有点米趣,但在公司内部意见也还是有分歧的,以Ivo为代表的赏识Lush,而以Howard Gough为首的则认为他们平庸得一文不值。多亏Ivo的力荐,乐队才有机会发行了张6曲的EP《Scar》作为试金石。市场不俗的反响帮乐队铺平了道 —— Lush和4AD签订了5张专辑的合约。

作为4AD的乐队,自然该有一份美仑美奂的特质(就那个时间段的4AD乐队而言),更何况派来的制作人是厂牌美学代表乐队Cocteau Twins的吉他手Robin Guthrie。在Robin指引下,Lush被塑造成另外一支Slowdive,完美融合了4AD和Creation这两大英伦传奇厂牌的美学特征。1992年1月出版的首张专辑《Spooky》出色至极,较之早期3张EP(这3张EP被拼装成了合辑《Gala》),此时的他们已经开始摆脱情绪上的羞涩,技术上的粗糙。这张专辑对于Shoegazing的诠释出彩而到位,堪称Lush作品的顶峰。在和声和吉他音墙上Lush有着自己的特质,不雷同也绝对逊色于MBV和Slowdive。比起MBV的宇宙轰隆,Slowdive的爱愁别离的音乐情绪,Miki和Emma的把握处处体现出4AD的味道,感觉上就像两个小仙女或者小精灵在茂密繁茂的原始密林中展开一场爱丽丝式的仙境梦游。

1992年一年乐队都忙于《Spooky》的世界巡演。这场巡演也直接导致了Steve Rippon的离队。和Meriel一样,Steve的离队也是必然的,只不过Meriel是由于乐队才华堆积过盛(Pale Saints也属4AD旗下),而他的离去显然是由于和乐队在理念和审美上的严重分歧所致。Steve的加入本来就像是造物者弄人,他理念中的音乐、尝试写的作品和Lush截然不同,所以即使只是把这些作品作为乐队单曲B-side发表的最低要求也永远不会得到满足。一年多背井离乡的环球巡演,只为维持一个并不深爱的岗位,那是场噩梦,也是鼓励自己离去最好的理由。此后Phil King取代了Steve的位置,Lush也开始了风格上的转变,当然这和Steve离去无关,只是Britpop地震前的预兆罢了。

1994年的《Split》和1996年的《Lovelife》都是Lush逐渐趋向Britpop的作品,比起后者前者转向的幅度较小,只是对于Shoegazing的一场小规模的决裂而已。眼看着1996年这个Shoegazing氛围早就烟消云散的年份里,还有什么理由不Britpop呢?所以本来"糖衣炮弹"的作品这下终于挣脱了炮弹这个不受欢迎,叫人害怕的恶名,堂堂正正而赤裸裸地以它最甜美的一面示人 —— 我终于是糖了!于是媒体更有了抒发情感的空间,迅即Lush就被各大媒体公开定为Elastica的接班人,一场口水战也因此而起。让人费解的是,Lush的鼓手Chris Acland此时却在家中自缢身亡,结束了自己的人生。针对乐队此时的一片大好前景,他的行为无疑令人无法理解。在悲痛中与迷茫中Lush解散了。此后不久,前贝司手Steve出版了一本记录他在Lush期间事件的传记《Cold Turkey Sandwich》。传记中披露了他在Lush的所谓痛苦经历,也许在他眼里,这段经历就像在吃冰冷的火鸡三明治,表面上避免饥饿的苦楚,实际上却是索然无味,说不定冰凉的吃下去还要闹肚子呢。(我爱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