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sis

  绿洲


主要成员
Paul "Bonehead" Arthurs  /  节奏吉他  /  离队
Gem Archer  /  节奏吉他  /  在队
Paul "Guigsy" McGuigan  /  贝斯  /  离队
Andy Bell  /  贝斯  /  在队
Tony McCarroll  /  鼓  /  离队
Liam Gallagher  /  主唱  /  在队
Noel Gallagher  /  主唱,主音吉他  /  在队
Alan White  /  鼓  /  离队
艺人介绍

1992年底,一个寒冷的冬夜,5个来自英国曼彻斯特的年轻男孩儿搭上一辆便车,一路直驶至苏格兰的格拉斯哥,然后5个人步行到一间酒吧里,告诉酒吧经理如果今晚不让他们上台表演,他们就死赖着不走。经理想想让他们表演也没啥损失,于是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这支团名取作Oasis的乐团,一上台就攫获了所有在场客人的注意力—其中包括了Creation唱片公司的总裁Alan McGee。1993年5月31日,与当时相当受到瞩目、刚与Creation唱片签订合约的乐团18 Wheeler一起在格拉斯哥Wah Wah Hut俱乐部一起演唱的Oasis,再度让Alan McGee留下深刻印象,当下决定与:Oasis签下合约,这支当红乐团的传奇就此展开。

Oasis的原始团员为:主唱Liam Gallagher;主奏吉他手兼主唱Noel Gallagher,他也是乐团的主要词曲创作者,亦为Liam的哥哥;节奏吉他手Paul "Bonehead" Arthurs;贝司手Paul "Guigs" McGuigan以及鼓手Tony McCarrol。乐团的故事开始于1991年8月,原本是另一支乐团"Rain"成员的主唱Liam,召集了Paul和Tony,新组了一支名叫Oasis的乐团。当时Noel正好刚从参与Inspiral Carpets的巡回演唱行程后回家,其实他跟Inspiral Carpets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个跟着该团到处跑的歌迷,在得悉弟弟要筹组一支乐团之后,他赶忙告诉弟弟如果让他加入并创作所有歌曲的话,这个乐团铁定将成为全世界最红的摇滚乐团。无论如何,乐团成员们还真都相信了Noel自信满满的话,不但让他加入,还都很服气地让Noel担任乐团创作中心。被唱片公司相中之后,Oasis的五个大男孩仍极坚持他们不为商业气息所动的原则,固守着自己的摇滚本色。由于五位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均成长于80年代中后期的另类摇滚氛围中,故而使得他们的创作也沽染了浓厚的另类风味。然而Oasis的音乐不同于现今也成主流乐派中坚的西雅图乐风,他们褪去了西雅图乐派的喧嚷外衣,代之以内敛自省的演唱风格,复古的乐风里又渗入实验性色彩。Oasis的团员认为,他们的音乐创作承袭自六、七十年代的老式摇滚,像是同乡老大哥The Beatles、The Kinks、The Who以及朋克乐一代宗师Sex Pistols等等。Oasis精湛的表现也不逊于这些老前辈,英式摇滚中略带剌的幽默笔触、张力十足的曲式编排加上实力俱现的诠释功力,均在他们的作品中一一展示出来。称他们为X世代The Beatles的接班人,一点儿不为过。

album_oasis_01.jpg

1994年4月,Oasis第一支在全英发行的单曲Supersonic一鸣惊人地跃上全英独立唱片排行榜榜首位置,接下来推出的Shakermaker也打入全英主流单曲排行前十名,并在流行单曲榜取得31名的成绩。包括这两首歌曲在内的首张专辑《Definitely Maybe》理所当然地荣登专辑榜冠军王座。接二连三的成功并没有让Oasis冲昏了头,乐团创作中枢、主吉他手Noel Gallagher就表示:"这一切的确来得很快,不过如果你说这是一种压力,那再多给我些压力吧!"《Definitely Maybe》销售成绩已突破了多白金纪录;1994年年底,在英国重量级音乐杂志NME的年终票选结果中,Oasis的每一位团员都膺选为读者票选最佳乐团乐手,足见他们在英国乐迷心目中的地位。

1995年,乐团鼓手更换为Alan White。4月,换血后Oasis所推出的首支单曲Some Might Say以慑人威力一举雄踞全英单曲排行首席。9月时,Roll With It也有单曲排行亚军的辉煌成绩。按照往例,随着单曲之后问世的专辑必有与单曲齐名的好成绩,果然,第二张专辑《(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同样登上全英专辑榜冠军宝座,从中抽出的第三支单曲Wonderwall成为他们进军美国市场的前锋,这首同样获得全英亚军席位的歌曲轻松占据Billboard榜另类摇滚榜首席达9周之久,并以极快的速度在热门单曲榜上攫得Top 15。专辑《(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也同时强势攻入全美专辑排行前五名,旺盛人气挡都挡不住。接着由哥哥Noel主唱主笔的抒情歌曲Don't Look Back In Anger,携带着John Lennon的Imagine影子惊艳乐坛,为Oasis再夺一次全英冠军纪录!而行云流水般的另一首慢版摇滚作品Champagne Supernova又再度于异乡扬眉吐气,二度雄踞另类摇滚榜榜首长达5周之久,这一大堆叫人喘不过气来的好成绩可让全世界的乐迷都注意到了这支实力与潜力坚强的乐团。album_oasis_02.jpg

在市场上打了这么漂亮的一仗,他们在各音乐奖项上的实质肯定,也与之相互辉映。1994年,也就是Oasis出道的第一年,在众家乐团的一片惊讶声中,他们在NME杂志举办的Brat音乐奖颁奖典礼上,一举抱走了"最佳新进乐团"、"最佳乐团"、"最佳单曲"等超级大奖;同年,Oasis又在象征全英音乐界最高荣誉的全英音乐奖中,荣膺"最佳新进乐团"。次年,延续着前一年跋扈的强势,Oasis再度于NME杂志的年度Brat音乐奖中连桩"最佳乐团"和"最佳单曲"奖项,并再接再厉夺得"最佳专辑"以及"最佳现场表演团体"两项大奖。1996年所颁发的全英音乐奖上,Oasis更是出尽了风头,睥睨同辈团体的成绩洋洋洒洒证明了这支乐团的优秀品质:"最佳乐团"、"最佳专辑"、"最佳音乐录影带"等超级大奖全都落在这5个人手上。而年底公布的欧洲音乐大奖得奖名单上,又看到了Oasis的名字出现在"最佳乐团"及"最佳单曲"的得主部分,叱咤之势自然不在话下。创下如此轰动的成绩,相对地也使得Oasis团员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大众传播媒体的的聚光灯下:谁结了婚、谁跟谁谈恋爱了、谁拒绝出席哪里的演唱会、团员不合等等太多太多的小道消息,只要他们说了一句话、做一个动作,甚至摆个"V"字型手势,都可以出现在报纸的头条。但是,尽管团员们老爱摆出一副桀傲不驯的姿态(尤其是没事到处放话的主唱Liam),挑剔的乐评们一听到他们的音乐,还是不得不心服口服地赞赏不已,特别是在1996年该团于Knebworth一地所创下的两场演唱会,共计吸引了25万人次前往观赏的空前纪录,更是充分展露Oasis无以匹敌的超强魅力。

album_oasis_03.jpg

从出道以来就一直没时间休息的Oasis,决定在《(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之后停下来喘口气,好好为新专辑规划一番。于是在1996年,Noel花了一段时间专心地写歌,加上他经常信手拈来一些曲调,累积而成可观的作品库。到了11月,在完成新专辑中的大部分歌曲的创作后,团员们又"全体集合"到英国最著名的 Abbey Road录音室进行录音工作。这次的专辑制作找来了Owen Morris担纲,他与团员们醇熟的默契让这张名为《Be Here Now》的专辑产生良好的互动结果,并且将专辑导向转趋更贴近摇滚精髓。加重分量的吉他与贝司,配合上Liam蕴涵无尽爆发力的声音,再三强调Oasis的摇滚坚持。如果你想模拟一下置身Knebworth的感受,现在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在眼前:自 D'You Know What I Mean聆听这首歌曲的经验可以将你带至Oasis的暴风中心。这首歌曲反映了歌迷们对他们的音乐创作所带来的帮助,宣示出这支属于大家的乐团,现在又回到台前为大家表演。果然不出所料,单曲在问世后的首周就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奔全英单曲榜冠军宝座!在这张单曲唱片中,Oasis也尝试重新演绎同乡前辈David Bowie的作品 Heroes。另一首抒情原音伴奏的Angel Child,则是执笔人Noel展现才情的新作。《Be Here Now》专辑里的每一首歌曲都弹射出团员们更成熟的音乐观念。从重力开场的 D'You Know What I Mean,隐隐回响Wonderwall的诚实告白抒情曲Stand By Me(这是Noel的新作,并非Ben E. King的旧作)、充满诡异气息的Girl In The Dirty Shirt、展现大将气势的It's Getting Better(Man!!)到为整张专辑做出完整结论的All Around The World,Oasis以《Be Here Now》引领听众们走入摇滚乐最迷人的核心地带。

album_oasis_08.jpg 1998年底,一张集结Oasis过去所有最精彩的B-Side作品专辑《The Masterplan》发行,专辑选曲是依Oasis网站上乐迷票选的结果和Oasis团员们自己的意见综合而成的结果。这些同样受到乐迷好评的作品在过去虽然因为各种原因而未被收录在专辑中,其精彩程度却绝对不下于其他Oasis的主力歌曲。这些遗珠之憾在乐迷们企盼多时之后,终于以集结成辑的方式隆重问世。Acquiesce是Oasis在现场演唱会上最受欢迎的曲目,许多乐迷都认为这首歌曲应该被当作Oasis的主力A-Side单曲,但创作者Noel表示,这是一首在火车上随兴写成的歌,录音时也没怎么耗时费事,更何况,既然都已决定要用 Some Might Say当成主打歌,干嘛改变原来的计划呢?不过事隔数年,Noel也承认当初或许将其发行为主打单曲,也是个不错的决定。Underneath The Sky是另一首在演唱会上颇受欢迎的歌曲,Noel说这是首想要效法The Kinks味道的作品,在歌词部分则是颇具创意地取材自书店柜合前常见的口袋书里面的文句。Talk Tonight则是Noel偏爱演奏的 Acoustic代表作,虽然曲式结构简易明了,但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却有点儿复杂。话说Oasis在洛杉矶的 Whiskey-A-Go-Go做了一场不太理想的表演之后,Noel和Liam毫不令人意外地又为了一件小事 — Noel说好像起因是他对Liam表演时所穿的鞋不满意 — 大吵一架,Noel当晚就收拾包袱,一个人跑到拉斯维加斯去,心想他再也不要待在团里了。不过后来因为考虑到乐团即将在英国展开的巡回演唱,Noel又被团员们劝回了德州,进行下一首单曲的录制工作。还好Noel总是在离团出走的时候带着一把吉他,Talk Tonight就是在这段由拉斯维加斯到德州的路上写成的歌。Going Nowhere是一首怀具60年代抒情曲风的歌曲;Fade Away的歌词是Oasis迷的最爱之一,Noel表示歌词里面所道出的对于年轻梦想逝去的感慨,绝对比他直接用嘴巴说的更深刻;Swamp Song这首精彩的演奏曲录制于Oasis在等待Paul Weller前来录音室为他们演出Champagne Supernova中的吉他独奏部分时,当时他们的录音工程师Mark已经快要聋了,于是团员们告诉他,他们要演出一首长篇的摇滚演奏作让他在最后一次担任录音工程师的岗位上好好表现。歌曲录制期间Paul Weller也现身了,于是最后Paul也加入了这首歌曲的演奏队伍,为此曲增添不少风采。I Am The Walrus这首 The Beatles旧作,在专辑内收录的是现场演唱版本。尽管唱的是The Beatles的歌曲,Noel说他可从来没把自己当作The Beatles的接班人,他说只有Liam自认为他是John Lennon。不过,在利物浦的一场演出中Oasis的团员们还是在微醺的状况下,开玩笑式地表演了这首歌曲。原本全长9分钟的这首歌曲,在Noel的坚持下砍成6分多钟,理由是最后一段的演奏太长了,把他搞得有点儿烦。Rocking Chair一曲原本是要收录在《Morning Glory》专辑里,这是Noel在很久以前就已完成的作品,Noel说不知怎的,他早期的作品都会提前完成,包括这首歌。Noel在写这首歌的时候正与前任女友分手,所以整首歌曲充满着要离开的感觉。Headshrinker是一首年代更久违的歌,这是在Oasis成名之前,甚至是他们还没有经纪人之前所写的歌。这首携带着朋克能量的作品,是该团原任鼓手Tony表现最杰出的一次录音,也让乐迷们见识到真正毫无修饰的Oasis原始面貌。专辑同名标题曲The Masterplan是首满富哲思的作品,Noel表示这首歌除了劝人们回复年轻时期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坦荡,以及面对问题时要先面对自己的心态,还带着一点儿政治的隐喻。在曲式结构上,这首抒情曲回响起些许Wonderwall的意味,副歌部分的层次感相当漂亮,Noel的歌声也在此曲中展现实力。在《The Masterplan》专辑里,Oasis迷可以体会到Oasis在无商业压力考量下所作出的更贴近真实创作精髓的感觉,感受到更真实的Oasis。

album_oasis_04.jpgOasis第四张大碟《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到来是21世纪最令人振奋的大事。话说某天Noel发觉新发行两元英镑上的一行字非常的酷(物理学家牛顿所讲的名言),当下决定作为新专辑名称。而此次出辑对于Oasis来说,是个新生起点,首度与舞曲制作人Mark "Spike" Stent(Madonna,Massive Attack)合作,改变了Noel在乐器上的编制,减少了吉他的分量加重贝司声线,使用Keyboard、Drum Loop打造舞曲氛围,加入印度老乐器Melltrons及西塔琴,形成迷幻色彩、层次丰富音源,难怪Noel自信满满地畅言这是张很迷幻的大碟。而新加入的贝司手Any Bell(Ride、 Hurricane#1)、吉他手Gem被付予重任,与乐团共同展开全新的音乐视野。专辑中的10首全新作品,彰显Noel东方之行的创作能源,借由歌词Oasis再度展开对人生意义的思索,而一向担纲主唱Liam首度的创作曲也收录其中。首支单曲Go Let It Out果然以磅礴气势跃上冠军席次,专辑获杂志四颗星推荐,再次证明Oasis主宰世纪的实力。这张专辑是成员们在戒酒后清醒的状态下构思完成的,并由制作人Mark Stent监制,这张专辑将成为英式摇滚的反击战,一张Oasis超其最辉煌艺术生涯的作品。

2000年11月,Oasis最新现场演唱专辑《Familiar To Millions》忠实呈现了乐团在七万爆满的人潮前、2000年7月21日在伦敦温布利体育馆超乎沸腾临界点的摇滚高温燃烧。从冠军曲 Go Let It Out、排行第四的Who Feels Love?等来自大碟《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的单曲,到回首刚成军时的独立榜冠军曲Supersonic抑或是Wonderwall、Roll With It、Don't Look Back In Anger这些冠军单曲的光芒,还有Live Forever、Champagne Supernova这些乐迷跟唱度超高的国歌级招牌作,或是道尽兄弟情谊的Acquiesce,在摇滚火力回荡之余,一种紧跟着高度雀跃而来的感动情绪,不就是Oasis用摇滚乐征服人心的最佳明证?此张现场演唱专辑特地收录乐团在美国巡回期间所录制的年度最新创作曲Helter Skelter,至于录音工程则是由《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专辑的制作人Mark "Spike" Stent与Noel共同担纲。英国每日电报盛赞:"这是一场弥漫着神奇气氛下的宏伟演唱会。"在和Blur争夺Britpop的王者之位后,《Familiar To Millions》这张现场双CD正面临着和他们的偶像The Beatles的正面交锋,专辑和The Beatles的全榜首精选集在同一天发行,争夺圣诞节专辑榜首位的宝座,这一次Oasis并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而在外人眼里这场演唱会似乎更像是Oasis的告别战。album_oasis_09.jpg

2000年Oasis的命运在外界人眼中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他们在苏格兰Leeds办完最后一场演唱会之后,简直是一团糟。娱乐网页和英国报纸都言之凿凿地表示Oasis即将解散,因为成员Liam和Noel两兄弟,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因此决定演唱会结束后即刻拆伙。并且传闻说,Noel早在此之前,已开始背着Liam和其他团员及律师密商拆伙大计,并且他还很无奈地公开表示:"其实这次拆伙的致命伤是,我对Liam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了,自7月29日开始我就没再跟他说过一句话,我爱他但跟他实在不和!" Noel还曾经因为忍无可忍Liam没日没夜地喝到酩酊大醉,气得在演唱会期间突然离队"不唱了",Noel说:"Liam整日想当乐团老大,但他从头到尾只做过一首歌,而且听起来好像Elton John的调调,什么跟什么嘛!" 而且Liam还常常和其他成员吵架,又不时在演唱会唱到一半时发脾气离场,令其他成员非常不好受。但之后不久,Noel又否认了之前的说法,"我们从没说要解散,尽管可以说曾经已很接近那一步了。2000年是倒霉的一年,先是Creation唱片公司倒闭,又有旅行演出那些事,然后Liam离了婚,接着轮到我,更别提那些幕后没公布的事了。比如,我今天接到个电话,说我在Ibiza的房子已经掉到海里去了。" 而那位火爆脾气的Liam又会怎么说呢,"不,我一点儿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没在做任何事,不是吗?如果他们离开乐队只是想待在家里,他们在千什么?我为他们感到难过。音乐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音乐我就完了,我会是个混蛋,我会被击垮的。我是说,我爱Oasis,我爱我的乐队,我们乐队棒极了,如果我们愿意,它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乐队。但如果我们这么想我们就是白痴我们一凑在一块儿就都成了无赖,没人能靠近我们。"这对儿棒打不散的冤家,谁还相信他们会解散呢?(全欧西•轻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