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 Shop Boys

  宠物店男孩


艺人介绍

  且歌且行一路歌唱
  时光倒流,在1981年8月19日,克里斯·洛(Chris Lowe)和尼尔·泰纳(Neil Tennant)在英国伦敦的一家电器行内相遇,他们发现彼此对舞曲有着共同的爱好,于是便开始一起写歌。原先他们给自己的乐队起名“西岸”(West End),不久又更名为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日后,正是这个双人组合的小乐队成为八十年代最后一支也是最成功的电子音乐组合。
  这一对天才的词曲合作者:尼尔和克里斯,在他们出道近20年的时间里凭藉着轻松优美的旋律和流畅自然的曲风,赢得了众多乐迷的喜爱。1985年,宠物店男孩以一曲《西岸女孩》(West End Girls)闯入法国和比利时的单曲排列榜,结束了两年的守望期,一跃成为当时流行乐坛的新宠儿。接着他们又推出了《爱来之迅猛》(Love Comes Quickly)等一系列流行一时的作品,使得乐队红极一时。但在1986年推出打榜的《机会》(Opportunities)作为首支单曲版本仅排在英国排行榜上第116名,这差强人意的成绩让宠物店男孩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脚步,于是他们决定重新制作当年的处女作《西岸女孩》(West End Girls),不久面目一新的《西岸女孩》一经推出就连获英、美排行榜的冠军。不仅如此,乐队又乘热打铁地推出了他们的首张专辑《请》(Please),这张专辑突显了乐队将Disco和Pop糅合的独特风格,以重复迭宕的和声来体现歌曲中忧欢相随的情绪。一年后,乐队又推出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实际》(Actually),这一张专辑的内容比以往更加丰厚,歌曲中二重和声运用也更为成熟,与此同时,他们的单曲《罪恶》(It’s A Sin)和《不可能发生》(It Couldn’t Happen Here)也在流行榜上取得了骄人成绩。而隔年又发行了一张更为古怪精美的专辑,将宠物店男孩的顽皮形象推向了极致。其中,《做了什么?》(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This?)一曲充满了消极的玩世不恭的态度;而另一首《我要一只狗》(I Want A Dog)则以一阵沸沸扬扬的狗吠拉开序幕,极尽幽默顽皮之能事。
  同性恋亚文化仅仅是炒作  
  回顾80年代,宠物店男孩除了在音乐上十分引人注目外,各种媒体也一直在炒作乐队的同性恋的“倾向”。有媒体评价,在整个80年代中,除了在“新浪潮”领域中能找到同性恋的音乐文化之外,在英国,宠物店男孩是引人注目的新“电子舞曲”组合中最典型的一例“同志音乐”乐队。主唱尼尔虽然在许多年以后才承认自己的同志身份,但不难发现他创作的歌曲及音乐录影带,多年来都脱不了与同性恋题材之间的密切关系,1987年的《罪恶》(It’s A Sin)及《租赁》(Rent)更大唱同性恋及牛郎的生活状态以及生活态度;在80年代大拍MTV的浪潮下,宠物店男孩也录制了不少带有明显同性恋暗示的音乐录像带,由早期的《多明戈舞蹈》(Domino Dancing)到中期的《无聊》(Being Boring),和最近几年发行的《纽约男孩》(New York City Boy),出现在MTV中的全部都是半裸或是全裸的俊俏男孩子。
  虽然80年代的同性恋亚文化一直影响着乐队的创作,但时至90年代,乐队推出的第四张专辑《一举一动》(Behaviour)风格却有了极大的改变,专辑以更现实更理性的方式表达了一种强烈的个人独立的观念。而乐队1993年的专辑《极》(Very)的推出又使乐队再一次大大超越了先前所取得的成绩。当时有媒体评价,这是一张极PSB(宠物店男孩的缩写)的专辑,即所谓打榜极快、歌曲含有极高能量、极浪漫、极悲伤、极流行的特点。《极》的成功充分显示了宠物店男孩作为流行音乐前沿斗士和舞曲情感缔造者的实力。到1995年底,乐队又发行了一张双CD专辑《选择》(Alternative),这张专辑纵跨了他们从艺十年的经典作品,充分展现了流行舞曲在这十年里的发展。在不断创作不同风格的舞曲的同时,宠物店男孩还尝试着在1997年3月发行了单曲《假日》 —— 一首由古典音乐改编的电子舞曲。此后,乐队还发行了《我不知道你要什么》(I Don’t Know What You Want But I Can’ Give It Any More)等单曲,并于1999年10月开始了他们以美国为首站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就在开始巡回演出的第二个月,专辑《夜夜笙歌》浮出水面。
  无限接近天堂
  “从未远离,也从未接近过天堂;让我们的爱情里,保留一些忠诚;给我你全部的爱情,再给我一点希望……”这是英国乐队宠物店男孩推出的新专辑《夜夜笙歌》(Nightlife)里的《接近天堂》(Close To Heaven)一曲。这是一张洋溢着摩登流行舞曲风格的专辑,同时也是一部情节曲折,发生在伦敦某夜店内的一幕音乐剧。在剧中,一对年轻恋人的爱情经过灯红酒绿的夜生活过滤,如印在玻璃纸上的墨汁,逐渐溶化而变得不再清晰单纯。专辑不仅演绎了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还特别着墨刻画了女子在等待爱人时焦虑而无助的心态。但与乐队以往风格不同的是,这张专辑里的歌词反而变得简单了,成了配角。丰富的音乐表情、起伏转折的情绪才是这张专辑要表现的重点。专辑中的《为你自己好》(For You Own Good)与主打曲《接近天堂》(Close To Heaven)是两首由不同大师领衔制作的歌曲,但两首歌的过渡衔接却异常流畅,并且很有层次;而一首《幸福是一种观念》(Happiness Is An Option)是听众们久违的、带点R&B又很有点男孩子气的歌曲;还记得专辑《请》(Please)中收录的《暴力》(Violence)一曲吗?这张新专辑中的《吸血鬼》(Vampires)与它就有异曲同工之妙,似乎也是在叙述某个阴暗角落里的情境,一派郁闷的情绪厚厚地淤积在歌声里,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新专辑中的《唯一》(The Only One)也很像那1990年的老专辑《一举一动》(Behaviour)里的《只是风》(Only The Wind)那般感伤;而《纽约男孩》(New York City Boy)则充满了Disco风味,绝不逊色于《双声带》(Bilingual)里奔放活泼的南美风情。相较于专辑《请》(Please)的叛逆懵懂、《实际》(Actually)的世故不拘、《一举一动》(Behaviour)里的内敛含蓄、《极》(Very)的明亮奔放、《双声带》(Bilingual)的活泼热情,这一晚纸醉金迷的《夜夜笙歌》(Nightlife)好像是一个在灯红酒绿的夜里踉跄寻路的醉汉,企图忘记过去和现在,同时又无望追随着一个如泡沫一般绚丽但易随的明天。
  在《夜夜笙歌》专辑成功推出后不久,宠物店男孩又将他们名为《接近天堂》(Closer To Heaven)的一部音乐剧搬进了伦敦艺术剧院(London At Theatre),虽然这是乐队第一次涉足剧院音乐剧的创作、排演,但演出后依旧获得好评如潮。英国《周日快报》评价,这部剧给沉闷的英国剧院带来了一股新风,它创造了音乐剧演绎的新纪元,特别是对于那些35岁以下,热爱老风格音乐的青年人来说,更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剧目。在宠物店男孩的这部杰作首演当晚,流行乐坛老将艾顿庄(Elton John)偕男友捧场,观后赞不绝口:“这个妙不可言的夜晚因这部出色的音乐剧而灿烂辉煌,使我久久不忍离去。”他评价:“《接近天堂》这部剧音乐感染力强,故事也很棒,而且表演极为精彩。如果以10分为满分算的话,我至少也得给它11分!”
  作为这部轰动一时的音乐剧主笔之一,乐队主唱尼尔表示,他和乐队的另一主要成员克里斯(Chris)构思该音乐剧已达五年之久,但毕竟是第一次搞音乐剧,在首场演出时他们自然非常紧张。但现在看来,虽然在正式演出之前的筹备期,所有的乐队成员一天只能睡几个小时,但现在看到观众有这么热烈的反应,他们都觉得以往付出的辛苦代价是非常值得的。
  永不褪色的天堂之光
  这次近乎完美的舞台音乐剧《接近天堂》演出后,在纽约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宠物店男孩和其他一些乐手共同宣布将开始一个以同性恋为主题的全美巡回演出。当乐迷们翘首等待着再次一睹这个来自英国乐队的风采时,这个被称为是全美第一次的开放式的同性恋巡回演出却因故取消了。作为发起人之一的主唱尼尔却不屈不挠:“虽然今年的巡回演出取消了,但明年我们还会再组织,这次筹划的巡回演出并不只意味着单纯的演出,还是一个为了让人们重拾自由而开办的聚会。天堂是每一个人的,我们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意愿快乐的生活。”他还透露,在这次巡演期间,乐队将把他们自己的一些老歌重新做一些技术处理,并公开发布,这些旧作来自于他们以前的五张专辑,另外还包括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公开发表过的作品,其中有歌迷们耳熟能详却一直无缘聆听的单曲《毫无证据》(Nothing Has Been Prove)和《我说过抱歉》(So Sorry,I Said)。相信这一合辑的推出,又将掀起一股“男孩”热潮。
  时至今日,宠物店男孩尼尔和克里斯这对英国流行乐坛双璧以其实力已屹立于乐坛十年之久,堪称是瞬息万变的流行音乐界难得的例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乐队应该会更加成熟,他们的音乐将会更具魅力。一向从事标准的电子流行乐的尼尔和克里斯,从1981年组队到现在近20年,始终创作力不衰,炮制了无数经典歌曲。在他们乐坛生涯中的这20年即将过去的时候,我们在期待他们新乐曲的推出,相信他们能在未来的日子里,给我们带来更多经典的电子舞曲。(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