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de

  


主要成员
Laurence Colbert  /  鼓  /  在队
Andy Bell  /  主唱,吉他  /  在队
Mark Gardener  /  主唱,吉他  /  在队
Steve Queralt  /  贝斯  /  在队
艺人介绍

成立于1988年的Ride,是第一批被大众接受的Shoegazing乐队中的佼佼者,4个牛津艺术学院(Steve Queralt是校园唱片店的店员,勉强也算被艺术氛围熏陶过)189岁的活力男孩,帅气青春自命不凡,身上咄咄逼人的偶像气质即使是3年后红遍英伦的男孩组合Take That只有望其一骑绝尘的份,若非噪音无情,想必当时那些重色轻艺的主,难免拜倒在这4位的牛仔裤下。说到这里必须急速转向,避免给大家一种假象—这是支F4形态的乐队,不过曾经玩过Shoegazing。但是如果你能把上句话去掉,头尾互换,并于适当位置加上定语绝妙的一词,我将欣然地报以你赞赏的微笑。

Ride是一队绝妙的玩ShoegazingF4,其绝妙不仅体现在感官上的色艺俱佳,更体现在4人精诚团结、糅合传统美学与时代理念的青春放肆中。他们倾心于My Bloody Valentine, The House Of Love, Jesus And Mary Chain这些前辈足下的光辉,但他们更痴心于英伦6070年代迷幻年代的醉生梦死。于是乎,在Ride头两张EPRidePlay里,我们听到了这么一种声音吉他轰吗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音墙轰炸,更像是一匹奔腾的骏马,确切的说是匹严重酗酒或者说重度嗑药的马,精神恍惚、眼冒金星、四处乱窜。听过这两张EP的朋友多半会同意,Chelsea Girl是个有破坏欲望的疯姑娘, Drive Blind的情景即使驾车的是醉酒的盲人也未必能办到,Like A Daydream里的白日梦未免迷幻得也太梦呓了点吧!这种幻觉是诡异的,有时,你甚至会怀疑,Andy Bell手中的吉他是否过于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一 Shoegazing的吉他音墙改造成新迷幻时代的超重型迷幻吉他Solo来玩?早期的Ride野性洒脱、让人惊艳,在一直崇尚唯美梦境的Shoegazing圈中,这绝对是面独树一帜的旗帜。

青春的萌芽总是疯狂的,因为你不谙世事不循规蹈矩,没有过多的想法束缚自己的心灵更没有过多的烦恼与包袱让自己本就不宽裕的脑细胞冲锋陷阵、前赴后继。年轻的Ride续写着自己的神话,《Fall》是他们90年中的第3EP,石破天惊地迈进了UK Chart TOP40。更让人惊喜的是,他们正在突破自己的界限,EP中一曲Dream Burn Down是最具里程碑意义的,在My Bloody Valentine宏伟的绝响《Loveless》发行前整整一年光景,历史上还没出现过音场如此丰满爆烈,情致这般罗曼蒂克兼宏大,闪耀着熠熠星光的Shoegazing作品,这种慑人心魄的气势,在能想到的名单里,有资格与之并肩的惟有一年后My Bloody Valentine的旷世杰作Only Shallow,以及两年后Slowdive40 Days

19901015Ride的首张大碟《Nowhere》问世,一定程度上,它是乐队早期的一次总结,这点不仅体现在这张专辑完全收录了大热EPFall》中全部4首歌,更在于它把乐队所有的特质发挥到了顶点。Seagull是乐队招牌迷幻Shoegazing的延伸,Polar BearDream Burn Down式宇宙爆破声场理念的继续。最为可贵的是,此番Ride在乐曲旋律以及和声上取得了长足提升MarkAndy两人的混合人声,有着Love乐队主唱Arthur Lee的香醇甜美。听着Paralysed, Vapour Trail里面丝绸般精致的和声,仿佛自己置身于一万米上空的云彩里,甘露般的白云层一层地向你涌来。

青春的光芒并不能掩盖所有的瑕疵,头脑发热的盲目自信是可怕的,当SlowdiveThe Boo Radleys, Swervedriver之辈乘着Shoegazing的曙光螺旋上升之际,正处于上升期的Ride却倦怠地选择了放弃,一个不成文的准则减缓了他们的激情 —— 永远不要重复自己,即使你完全有能力把Shoegazing这个理念挖掘得更深远。199134号发行的EPToday Forever》是经典Ride之声的绝响,哀谧忧伤的情绪印刻在每首歌的每个音符中,叫人久久难以忘怀。在经历了一整年的演出之后,19922月,EP《Leave Them All Behind》发行,除了同名曲维系了一些早期回忆外,我们已经很难听到Ride醉酒花舞的吉他音墙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段大段的弦乐伴奏,好在歌曲动听悦耳,对于这一变故,大家并不十分在意。一个月后,Ride发行了第张专辑《Going Blank Again》Ride探索着80年代英伦音乐的精华 —— The Smiths, The Stone Roses这些吉他清新派的影子,你很容易在这张专辑中感受到,Andy手中吉他刚劲清脆的音色让你想到的是 Johnny Marr那清新、爽洁洒脱的曼妙神韵,Mark飘逸浪漫的柔美声线较之前更加迷人,一袭青春感伤明显带着Ian Brown的不朽魅惑。一定程度上,Ride追求变更的思路得到了回报,这种结合英式吉他流行曲风的Shoegazing路线,明显比乐队早期的醉生梦死的吉他噪音来得入耳,更叫普通乐迷倾心(最好的证明是,专辑热卖,进入 UK TOP5之列),而如果你是那些死忠Shoegazing歌迷的一员,OX4一样能成为你美好回忆的最大慰藉,即便如此,你想要不被Time Machine这种清新销魂到极点的动听吉他音色虏获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19921993年的美国巡演对于Ride来说是他们音乐传奇的墓碑。等他们回到熟悉的牛津之时,他们发现不仅乐手之间矛盾重重,更要命的是,乐队骨干的音乐审美已经存在重大隔阂。Andy要求在新专辑中深入探求英伦音乐的魅力,而Mark则倾心于The Black Crowes这类美式布鲁斯音乐,特别是电子音乐的迅速崛起让他很感兴趣。Rice精诚团结的精神开始崩溃瓦解,这其中最明显的证明就是在1994年的专辑《Carnival Of Light》中,我们没能在每首歌后的作曲作词栏里见到Ride的名字,几乎所有的歌曲都由AndyMark独立完成。在音乐风格上,Ride终于彻底地抛弃了Shoegazing,按照Andy的评定来说,这张专辑是无数6070年代英伦音乐的结合,可是这种激进的变革显然是致命的,两年中,Ride的风光地位早已被SuedeRadiohead这些后辈超越。良莠不齐的Carnival Of Light很难像上作那样轻易熄灭那些歌迷对于乐队风格急变的怒火,天灾人祸下,在酝酿第4张专辑的后期录制工作前夕,Mark单方面决定退出乐队。尽管最终这张《Tarantula》还是艰难问世,但就像专辑封面上对准你的左轮手枪样,Ride已经被击毙了!

当彼此的光芒不再交融,Andy和Mak开始各自寻觅心中的太阳,Andy另组 Hurricane #1,Mark拉上了Laurence Colbert,另组The Animalhouse。3年后,Andy遭遇了相同的境遇,他依旧无怨无悔地做出了被大家视为昏招的选择 —— 加入Oasis,平淡地做一个Bass手。冬季冷寂无情,但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他们有资格骄傲自豪!(我爱摇滚乐)

后记:2014年乐队重组,并于2017年3月发行了最新专辑《Weather Di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