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éad O'Connor

  希妮德·奥康娜


艺人介绍

很久以来,由于国家历史的动荡,以及战争阴云徘徊不去,爱尔兰民族血液里坚韧的因子始终在音乐中流淌。对于本民族命运的关注,又被一些艺术家提升到全人类层面,反战、叛逆成为他们的行动纲领。在乐坛,首先是U2用音乐来呐喊:拒绝战争、呼唤和平。而比U2更彻底,爱尔兰光头女歌手Sinead O'Connor则从行为、外表、音乐甚至私生活各方面都对主流来了次颠覆。 

1988年,Sinead发表了单曲Mandinka,正式向歌坛发起冲击。她的光头和歌声给当时的英伦乐坛带来巨大震动,Mandinka一路进入排行榜前20名。随即,处女专辑《The Lion And The Cobra》推出。这张专辑充分体现出Sinead的创作才华,从开头曲Jackie到结尾曲Just Call Me Joe环环相扣,虽偶见刀斫斧痕,却不掩大将风范,尤其是敏锐而富有批评性的词作,深获乐评家们的青睐。在当年的格莱美奖上,Sinead获得了最佳女歌手的提名。然而,一帆风顺的事业起步并没有带来生活的幸福,次年年底,在结束了一连串巡演后,就在Sinead新歌Nothing Compares 2 U的MTV录制的前两天,与Sinead有多年情分的John Roynolds与她结束了一切关系,使Sinead情绪走到崩溃边缘。 

1990年,Nothing Compares 2 U正式推出,5周内就登上英伦王座,这首单曲总共在18个国家登上排行榜首,随后专辑《I Do Not Want What I Haven't Got》顺利推出,纯净的乐风搭配上Sinead既狂野偏执又委婉曲折的金属嗓音,令流行乐坛惊为天人。这张专辑后来在13个国家的专辑榜上称王,Sinead俨然成为当年的风云人物。 

1990年Sinead我行我素的作风令媒体褒贬参半。4月,她在有4项格莱美提名的情况下,竟退出了年度格莱美奖的评选;5月,她拒绝上全美闻名的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理由是抗议与她同时出现的另一位嘉宾Andrew Dice Clay,此人以厌恶与歧视女性出名;7月,她参加柏林围墙演唱会,一曲Mama博得满堂喝彩;8月,在新泽西演唱会上,她拒绝于会前播放美国国歌,理由是音乐无国度并抗议歌曲审查制度,引起全美多家电台的禁播抗议;而11月,她又参加了艾滋病筹募基金专辑RedHot & Blue演出,献唱You Do Something To Me。而在1991年,为了关怀受海湾战事波及的库尔德族人,她推出了《My Special Child》特辑,并在美国演唱会上再次拒绝播放美国国歌。这些举动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显得与世俗如此格格不入,甚至出现了爱尔兰共和军支持Sinead的传闻。英国传媒对她的言论反感之极,以致怒斥她"闭上嘴巴老实唱歌",Sinead对此的反应是非常的惊奇,她说:"闭上嘴巴还怎能唱歌?" 

然而,在1992年Sinead的第三张个人专辑《Am I Not Your Girl》中,她竟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三四十年代的百老汇音乐为诠释对象,动用了多达47人的大乐团伴奏,尽管在音乐方向上有了实验性的改变,可曾经的锋芒却突然消失了。以致乐评家们质疑Sinead O'Connor江郎才尽。此时Sinead却又做了件最为出格的事:在最终答应出席Saturday Night Live后,她在节目结束时在电视上撕毁了当时的罗马教皇John Paul二世的相片。这一行为激怒了大众,两星期后,她在纽约麦迪逊广场Bob Dylan作品演唱会上,被观众嘘下了台。在这一事件之后,Sinead回到都柏林学习歌剧,在歌坛上,她沉寂下来。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她在生下又一个孩子后,又回归宗教。而在音乐上,那股斗争与叛逆的劲头已荡然无存,尽管在言行上她时而还会有惊人之举。但我们无法否认,Sinead O'Connor是整个20世纪90年代最具个性最富争议性的流行巨星之一,她彻底改变了摇滚女乐手的形象,而她掀起的反叛精神又为后人奏响了序曲。(扬子晚报:王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