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ede

  山羊皮


主要成员
Mat Osman  /  贝斯  /  在队
Richard Oakes  /  主音吉他  /  在队
Bernard Butler  /  主音吉他  /  离队
Simon Gilbert  /  鼓  /  在队
Brett Anderson  /  主唱  /  在队
Neil Codling  /  键盘  /  在队
艺人介绍

乐坛"罂粟"花

Suede的美,有如"罂粟"花:外表艳丽、诱惑力十足;当然还有层意思,就是人们很容易对其音乐上瘾。这种特质,从Suede出道到现在,始终烙印在Suede、烙印在Brett漂亮的外表上。

还是让我们从1989年说起,那时的英伦,人们深深陶醉在异邦流行歌手的音乐中,忘却了在这个国度曾经诞生过Beatles、The Rolling Stone。Britpop深陷泥潭,缺少具有领袖气质和能力的乐队,来引导其重新攀登高峰。Brett Anderson当时还是无名小卒,那一年他和好友Mat Osman决定组支乐队。他们在新音乐快讯上刊登广告,招募到一位年轻而才华横溢的吉他手Bernard Butler,还在伦敦找到了乐队的鼓手Simon Gilbert,而Ander鄄son后来的女朋友Justine Frischmann则加入乐队成为第二吉他手,还为乐队带来了Suede这个名字(但不久以后她便转入了Elastica乐队)。Suede从此开始了刺激的音乐之旅。

最初的Suede看不出有什么前途。尽管从一开始他们就奠定了日后音乐风格的走向,但那时在媒体、同业、经纪人以及唱片公司看来,Suede的表演毫无魅力,Brett俊美外表下,带些病态美的演唱无聊透顶。虽然每次公开演出,乐队总是现场真唱,但观众们并不捧场,说到底,在当时的气候之下,初出茅庐的Suede的确没有资本去尽情展现他们的音乐。在艰苦磨砺中,Suede默默提高自己的技艺,逐渐形成了完整的音乐走向。到了1992年,情况突然开始好转。那年Blur发行了一张后来被证明意义非凡的专辑《Modern Life Is Rubbish》,标志着Britpop开始复苏,一批新兴乐队崛起。Suede则与Nude公司签订了一张专辑的合同,紧跟着音乐媒体便声称:他们将会是"下一件大事"。很快,乐队推出了单曲The Drowners,这首激情四射的歌充满了销魂感觉,Brett独特的嗓音、Bernard高超的吉他配合出电子乐声效中最优雅的声音。Suede立刻变得家喻户晓,报章称他们是"大不列颠最棒的新进团体"、大胆、神秘、性感、狂妄、流行等形容词毫不客气地加在乐队名称的定词位置。有的媒体称:"在听Suede的音乐时,你会不经意就被他们的魅力所蛊惑,并完完全全爱上他们。"这种魅力具体而言,就是Brett带些病态的颓废美,以及乐队充满变化、灵巧的配乐。9月,乐队的新单曲Metal Mickey又是一个轰动,被新音乐快讯描述为"魅力摇滚的复兴"。1993年,乐队在推出第3首单曲Animal Nitrate后,终于于5月推出专辑《Suede》。《Suede》将乐队所有的特质作了总结,Brett成功确立了自己中性而病态暧昧主义者的形象。封面上女性化的妖艳表情,还有Bernard炉火纯青的吉他,让评论界赞叹不已。《Suede》成功获得英国排行榜冠军,成为自1984年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合唱团的《Welcome To The Pleasure Dome》专辑以来,英国销售速度最快的专辑。专辑发行后第二天即成为金唱片,并最终赢得1993年的Mercury音乐奖。也是在这张专辑里,Suede带有强烈流行色彩的音乐风格昭示若然。这种风格与绝大多数英伦乐队并不相同,走在Britpop的边缘。

在颓废中迷醉

听Suede的音乐,会有灯红酒绿的幻境出现,但绝不是庸脂俗粉的堆砌,而是繁华过后空虚寂寞心境的写照。当然,他们的歌词深意不至于此。那种用教堂般宏大音乐包围听众使之透不过气的强烈诱惑背后,是颓唐之士对社会的种种畸零解读。也许正是这种颓废,给了听众不一样的Britpop。其实,Bernard的吉他充满了空灵美感,时而简洁,时而磅礴,但在Brett充满自恋感的吟唱下,连吉他也变得颓废起来。不过,这种感觉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在Suede的第二张专辑Dog Man Star发表的同时,Bernard就离开了乐队,成为Suede留给世人最大的遗憾。

虽也说不清Bernard为什么要离开乐队,虽然他与Brett之间存在着矛盾。但1993年Suede的成功,使人们很难相信在向荣誉高峰攀登的Suede会从内部分裂。1994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Suede发行了单曲"Stay Together",为即将推出的新作《Dog Man Star》暖身。"Stay Together"在形式上就接近完美,全长8分钟,被分作四节,音乐绚烂。单曲立刻捕获了听众的心,新音乐快讯评论说,"Stay Together"充满了强烈的企图心、多变的风格及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美得让人屏息。"Stay Together"使Suede在Suede之后,又上了个台阶。两个月后,Suede进入Master Rock录音室,与制片人Ed Buller合作,灌录Suede的第二张专辑《Dog Man Star》。这张专辑可看作上世纪90年代最棒的专辑之一。比起Suede,乐队的成熟显而易见———更加随心所欲,堪入化境。比如专辑最后一首歌"Still Life"中,就邀请了40人的弦乐团伴奏,奏响了一出音乐史诗。在Bernard娴熟的吉他声背后,大气的交响音乐步步进逼,进而脱颖而出,为整首歌画上咏叹调。这样的表达方式,与Brett美丽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令人迷醉。

在《Dog Man Star》中,类似的惊喜很多。第一首歌"Introducing The Band",就显示出乐队的洒脱,而"The Wild Ones"被很多人看作Suede最优秀的歌曲之一。在吉他的简单开场后,整首歌意境迅速转向高潮,Brett游刃有余地掌握着情绪转折,人声与乐器声毫无拖沓,配合得天衣无缝,令人过耳难忘。其他"The 2 Of Us"、"Daddy's Speed"也是足载史册的佳作。《Dog Man Star》这张巨作,在许多方面打破了陈规,破出一条音乐新路。而在Bernard离开后,人们再不能从Suede的作品里找到如《Dog Man Star》一般的惊喜了。

不过,Suede的成功之路还在延续,虽然给人的惊喜不再那么震撼,但其下一张专辑后来却被认为是其最成功的作品。Bernard走后,Suede又找了位17岁的吉他手Richard Oakes,之后,Suede开始在欧洲、美国、日本展开巡演。1996年,乐队吸纳了鼓手Simon Gilbert的堂兄弟Neil Codling作为乐队的第五位成员,担任键盘手。5月,Suede推出乐队第三张专辑《Coming Up》。第一首歌"Trash"中,Brett高唱"Just trash,me and you,It's in everything we do", "Trash! Trash! Trash! Just call me trash I don't mind!"。不羁的清高背后,是乐队极端自我主义的膨胀。《Coming Up》与《Dog Man Star》最大的不同,就是10首歌曲都是3、4分钟长度,流行性陡然增强,尽管这张专辑的批判意识更强烈,但这种对流行的追逐是乐队自己也无法掌控的。也许,Brett为了写歌而吸食白粉的做法已经开始产生副效,他自己在药粉的迷醉中,将音乐过多沉溺于浪漫凄美的幻景,令人分不清其作品中流行与另类的界限。但无论如何,《Coming Up》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产生了5首英国Top10歌曲,Suede终于走上事业的顶峰。而在《Suede》和《Dog Man Star》两张高水准作品之后,能推出这样一张优秀作品,令人不得不赞叹Suede的惊世才华。1997年入秋,Suede发行了一套双张专辑《Sci-Fi Lullabies》,汇集了过去五年来,Suede出版过的13张单曲中的B面歌曲,包括经典抒情曲"''My Insatiable One"等27首歌曲,依然是优美得令人窒息。1998年,Suede开始为第五张专辑作准备。这一次,他们不再和过去的制作人Ed Buller共事,转而与Steve Osborne合作。在连续四张感情充沛的专辑之后,Brett表示要来次改变。他想沿袭一下朋克时代Sex Pistols的粗糙风格,同时又不能对时髦的电子乐视而不见,并且也不能把乐队传统丢掉太多,于是1999年发行的乐队第五张专辑《Head Music》就显示出与以往很不一样的风格。整张专辑发散出浓郁的电子气息,不再有过去的优雅感,情绪上更为冷静,得到的评论也不一样。有人说这是张极具现代感的作品;也有人说它盲目地赶了时髦;而有一点是大家都认同的,就是Suede已经开始丧失过去那种颓废美感,虽然《Head Music》也成为了冠军专辑,可很多人还是怀念过去忧伤自闭的Suede。也许在Brett决定戒毒后,音乐也注定会发生改变。

迷醉后的蜕变

在《Head Music》后,Suede沉寂下来。整整三年时间,不再有新品问世。直到今年,在更换了乐队成员后,Suede以一张《A New Morning》宣告复出。不能断言Brett为何要为专辑起这样一个名字,但其确实寓意了Suede期盼新辉煌的心态。但乐队人换掉大半,仅存的Brett也老了许多,不再有过去的妩媚感觉,那么,现在的Suede还是过去那支Suede吗?

听到《A New Morning》后的第一感觉,是Brett的嗓音发生了明显变化。那原先清晰、细腻的高度声线,竟变得粗糙了。当你听Brett再次使用过去的发音技巧来诠释高音时,这种感受就特别强烈,他已不能自如地在真声与假声中来回穿梭,这意味着Suede实际已无法真正回到过去颓废美学时代了。如果你想看看这到底会带来什么影响,只需回忆Oasis的Liam,在《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中声音大幅度改变后,曾经给Oasis带来的创伤就可想见了。这种改变,是Brett多年的烟酒生涯必然的结果。所幸,Brett的声音失真还不像Liam那么厉害,还保留了些许资本去演绎优美的音乐,所以在《A New Morning》中,听众发现,Suede几乎没打一声招呼,就放弃了《Head Music》中的电子化走向,而重拾老路。敏感的听众还能发现,Suede一直潜在的流行取向,在《A New Morning》中已经被放大成真正的"流行"。这种流行表现在配乐上大量使用弦乐器,区别明显的主、副部,以及洋溢着欢快情绪的演唱。乍听《A New Morning》,听众会以为又听了一张《Dog Man Star》,可细细分辨,这原来是张有浓厚商业味道的流行乐作品。

在这过去的三年里,Brett从毒品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过起了相对"健康"的生活,Brett摆脱了颓废的宿命,真说不清对于其音乐风格来说,是值得庆幸还是扼腕叹息。(扬子晚报:王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