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Furry Animals

  超级皮毛动物


艺人介绍

威尔士乐队当年一度曾经是英国传媒极力炒作的目标,但在Catatonia意外解散,Stereophonics停滞不前后,硕果仅存的代表无疑是Super Furry Animals(超级皮毛动物,以下简称SFA)。SFA成立于1993年,由主音歌手兼吉他手Gruff Rhys、吉他手Huw Bun ford、低音吉他手Guto Pryce、键琴手Cian Ciaran以及鼓手Dafydd Leuan组成。乐队出道初期最叫人难忘及津津乐道的可以算是那张由63个字母组成的威尔士文EP《Lianfairpwllgwyngllgogerychwyndrobwllantysiliogogogochynygofod(In Space)》,这张唱片由此被列入了“最长EP名称”的吉尼斯纪录大全。SFA早期坚持使用威尔士语歌唱,乐队不甘取悦英格兰而博取一纸主流公司合约,而是加入有着威尔士同乡Gorky's Zygotic Mynci的小厂牌An kst,由此深受威尔士同乡及另类独立乐迷的爱戴。而乐队强硬的左翼政治态度也是早期最具有煽动性的标志之一。音乐上他们则融合了强力流行乐和流行、蓝调、电子艺术摇滚等各种不同乐风,更成为当时泛滥的套路化英式摇滚中的异数。

1994年3月在Llanbed的一场演唱会后,SFA获得了著名音乐杂志《NME》的极力赞扬,由此引起了独立厂牌Creation唱片老板Alan McGee的注意,最终被其罗致旗下,从此乐队开始在歌曲演唱上用英语而背弃了威尔士语。此举令不少威尔士同乡大跌眼镜,尤其是一些死硬派威尔士地方主义乐迷视此举为SFA向大英帝国妥协,但SFA却强调他们签约Creation是基于此厂牌“独立自由”的音乐风气而并非其财气及名气.无可否认的是,签约Creation成为了SFA的转折点,他们为英国乐坛掀起的新风潮也就此展开。1996年SFA发行的第一张专辑《Fuzzy Logic》展现出乐队对于摇滚与电子的纯熟的驾驭能力,迷幻优美的旋律和朋克的力量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即有着幽雅华丽的英式流行乐的外表也同时具有强硬的独立色彩。这张专辑在Top 40榜上停留经年,SFA也因此于1997年抱走了“全英最佳新晋团体”奖座。跟着1997年8月发表的专辑《Radiator》同样引起一片叫好声,和上张专辑比起来,这张专辑在前卫摇滚和强力流行乐的结合上更加细腻,键盘和吉他的巧妙的配合营造出强烈的致幻效果,电子乐在这张专辑中也有着出色的表现,不仅仅是打底这样简单,很大程度上它负责了乐队的朋克化情绪的渲染。尽管乐队受到类似“折衷主义”这样的批评,但这张专辑还是因为精良的制作和新奇的创作思路成为了当年英国最佳的唱片之一。不管人们乐不乐意将之做为日渐势微的英式流行乐的救命稻,SFA还是逐渐在英国外闯出了些名气,他们的音乐能够提供更多的听觉需求,而这正是Oasis等乐队所严重缺乏的卖点。

其实,作为SFA一直的追随者,笔者根本没计较过他们唱的是英语还是威尔士语,他们最引人入胜之处还是他们创意无限的音乐修养。多元化的素材和复杂流畅的编曲、跌荡起伏的情绪和迷幻的旋律,使得乐队成为非常奇特的一个代表,人们可以从中发掘出很多熟悉的声音,但它们确实又是按照SFA的方式结合在一起,难以割舍。后来的《Guerrilla》(1999)和《Mwng》(2000),这张专辑再次全部使用威尔士语演唱)的时候,乐队的评价始终很高,尽管那些政治狂热和对于英格兰的冷嘲热讽让不少人不解,它们还是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排行榜。对此唯一合理的解释是SFA一直把持只属于自己的音乐风格,他们根本从来也没有顺应过任何音乐潮流,一直创作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声音,彻头彻尾地摆脱音乐潮流的羁绊。

自第四张专辑《Mwng》后,SFA加入了主流公司Sony/Epic,在2001年发表了《Rings Around The World》。一般我们的常识是,如果一个乐队进入主流后,无论它的音乐如何,它势必都要先接受道义上的谴责(事实上Creation因得到了Sony公司的资助而卖掉了乐队)。所以SFA也很快被扣上了“招安”的帽子,视为又一个妥协的牺牲品。不过任何人也不能说《Rings Around The World》是张平庸的专辑,相比起《Mwng》,SFA显然向着更加主流化的方向发展,但这种发展是有节制的,毕竟这是真正意义上SFA第一次面对整个世界。《Rings Around The World》最特别之处是对于弦乐编排的大量使用,比如史诗式的电影弦乐配乐的“Shoot Doris Day”以及The Beatles色彩浓厚的的吉他弦乐交响曲的“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 全都表现出乐队更加复杂前卫的音乐取向以摆脱《Mwng》的相对粗糙的味道。其实如果我们愿意放下先入为主的“有色眼镜”,不把《Rings Around The World》的改变视为艺术牺牲,那么我们便能进入到《Rings Around The World》那华丽唯美的缤纷世界。

至于前不久发表的最新专辑《Phantom Power》可谓集过去五张专辑的大成于一身,幽默、严肃、美丽、刺激的感激仍然流于他们的血液中,只不过,他们现在给我的感觉是更着重歌曲本身的诠释,最大的标志就是把大部分的电子部分抽离。这张专辑更加像一张深受六十年代影响的英式流行乐专辑,只是更加前卫化,而且速度比较缓慢。中慢板的开场曲“Hello Sunshine由天使般的吟唱作引子,接着由主唱Gruff一句"Hello Sunshine,Coming To My Life”为唱片揭开序幕,这首节奏欢快的歌曲尽显他们简单有效的高超编曲手法。同出一辙的,还有轻松的"Liberty Belle",这首让人如沐春风的悠扬之作,令我想起Jame Iha的《Let It Come Down》专辑,歌曲中段熏熏然的吉他过门来得怀旧万分。还有由小号作前奏的“Venus And Serena“当中隐藏的Fuzz吉他演奏绝对是他们的招牌声音,不过蠢蠢欲动的Fuzz声音算是收敛了不少。“Gold Retriever”是首短小精悍的强力流行乐作品,秉承他们早期一贯重型的吉他Riff,活力四射,洋溢着不安的亢奋。而由The High Liam as的Sean Hagan助阵的两首纯器乐曲“Father Father #1”和”Father Father #2“都是由华丽弦乐、铜管乐伴奏的美妙乐章,虽然简单,但表现可SFA更加复杂的音乐构成。最令我感到新鲜的还是“Out Of Control”这首歌,从中不难听出SFA曾经也深受德国Krautrock组合Neu!的影响,四四拍爽朗鼓击节拍、强烈失真的吉他,华丽的键盘铺垫,再加上碟末那首由风格怪诞的“Slow Life”令人回想起他们出道时的疯狂怪诞编曲手法,我由此也最终确信SFA并没有变样。

不管SFA是否能在以后继续让我们惊喜,但在现在,能够沉浸在他们的音乐,并从中感受一丝亲密,也该是很满足了。(我爱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