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e

  治疗


艺人介绍

在70年代大量出现的众多朋克乐队中,The Cure是一只备受持久的欢迎的乐队。在吉他手/主唱Robert Smith的带领下(生于1959年4月21日),这支乐队以他们缓慢而哀伤的挽歌以及Smith怪异的打扮而给乐迷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乐队的公众形象总是会容易使乐迷忽略了The Cure音乐的多样性。开始的时候,他们经常演出一些节奏激烈的流行歌曲,慢慢地逐渐行成了一系列细腻的演奏技法。做为一只早期的歌特摇滚乐队,The Cure开创了双重吉他配合弹奏与电子乐器的结合。80年代,歌特乐非常流行之时,乐队又转向了其他风格。到80年代末,The Cure不仅在英国而且在欧洲的大部分地区,甚至美国都已经成为一直主流乐队。

最初,这只乐队的名字叫The Easy Cure,在1976年由 Robert Smith(主唱/吉他手)和两位他的同学Michael Dempsey (贝司手)、Laurence "Lol" Tolhurst(鼓手)组建的。开始的时候,乐队演出一些缓慢,冷静而听起来很黑暗,歌词略带“文学色彩”的歌曲,显然是因为受到The Albert的影响,比如 《Killing an Arab》。第一盘demo 《Killing an Arab》被一位在Polydor唱片公司的代表Chris Parry偶然得到,当这磁带到他手中时,乐队的名字已经改为The Cure。Parry十分赏识他们,并为他们在一家独立唱片公司Small Wonder筹集发行,当时是1978年2月。1979年初,Parry离开了Polydor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公司Fiction。The Cure以 《Killing an Arab》与其签约,是与Fiction签约最早的一批乐队之一。《Killing an Arab》于1979年2月发行,乐队在英国也进行了首次巡演。The Cure的第一张专辑《Three Imaginary Boys》,于1979年5月发行,在当时英国的音乐出版物上都有不错的宣传。同年,The Cure与当时著名的乐队Siouxsie & The Banshees开始了又一次的音乐巡演。在这次巡演当中,The Banshees的吉他手John McKay离开了乐队。Robert Smith帮忙并寻找这位离去的乐人。在接下来的十年里,Smith与The Banshees的乐队成员合作非常频繁。

1979年年底,The Cure完成单曲I'm a Cult Hero,是以The Cult Heroes这个名字命名的。在完成这张单曲以后,Dempsey离开了乐队加入了The Associates。1980年初,Dempsey原先在乐队的位置由Simon Gallup代替。同样也是这个时候,The Cure 又有一位键盘手Matthieu Hartley加入了他们的阵营。乐队的第二张专辑《Seventeen Seconds》于1980年春天时发行。由于键盘手的加入,拓展了乐队原本的音域,使得乐队的创作更具实验性,能更好展示那种“缓慢而哀伤的挽歌”似的音乐。然而,乐队仍旧创作一些比较流行的曲子,比如单曲A Forest,最高排名至英国31位。在《Seventeen Seconds》发行以后,The Cure开始了他们自己的第一次世界巡演。在澳大利亚巡演以后,Matthieu Hartley离开了乐队,The Cure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终止了音乐之路。1981年,他们完成了第三张专辑《Faith》,排名一度至英国14位以及单Primary相继问世。The Cure的第四张专辑《Pornography》就像它的音乐那样来,带着世界末日般的哀怨于1982年发行。《Pornography》更加确立了乐队在信徒式乐迷中的地位,排名至英国Top10。在《Pornography》的巡演以后,Simon Gallup离开乐队,由Lol Tolhurst接替鼓手和键盘手的位置。1982年年末,The Cure完了新的单曲,Let's Go to Bed略带舞曲风格。

Robert Smith在1983年年初为Siouxsie & The Banshees准备其新专辑《Hyaena》而花去了大量时间,并为其演出帮了不少忙。同年,Smith又与Banshees的贝司手Steve Severin组建新的乐队The Glove。这个乐队也在1983后半年发行了他们自己唯一的一张专辑《Blue Sunshine》。1983年夏末,The Cure重新组队,Andy Anderson担任新的鼓手,贝司手则换成Phil Thornalley。重整旗鼓以后,乐队就完成了一张洋溢着自信的单曲, The Lovecats,于1983年秋天发行。这张单曲的排名达到了顶峰,最佳成绩在英国排名第7位。重组阵容的Cure又于1984年完成了新专辑《The Top》,专辑略有流行口味,其中单曲The Caterpillar仍旧取得了排行榜14的好成绩。《The Top》在乐风上略有向《Pornography》回归的倾向。在《The Top》的巡演结束以后,Anderson被开除出了乐队。1985年初期,在巡演结束以后,Thornalley相继离队。The Cure不得不重新整顿以继续他们的音乐道路,增添了新的鼓手Boris Williams,吉他手Porl Thompson以及贝司手Simon Gallup。1985年,乐队发行了他们的第六张专辑《The Head on the Door》,乐风简单而明了,比较流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也使他们再次进入Top10 这个行列,并在美国音乐排行榜列56位,这是乐队第一次打破在美国“HOT 100”的记录。其中的歌曲In Between Days与Close To Me在当时的英国和美国的一些地下或者学院的电台上非常受欢迎。

The Cure 在《The Head on the Door》的成功以后,又在1986年发行了精选集《Standing on a Beach: The Singles》,这张集子获得了更高的排名,在英国位至第4,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使得乐队在美国摇滚乐中也已成为主流。这张专辑在美国排名至48位,在一年的时间内,一直备受欢迎。简单地说,《Standing on a Beach》为接下来在1987年发行的专辑《Kiss Me, Kiss Me, Kiss Me》铺设了一个良好的发展舞台。这张专辑的风格还是比较折中的,但是评价非常不错,特别是Why Can't I Be You, Catch,Just Like Heaven, Hot Hot Hot这四首单曲。在《Kiss Me, Kiss Me, Kiss Me》的巡演之后,乐队的活动告一段落,直至乐队在1988初为他们的新专辑开始做准备。乐队又开除了Lol Tolhurst,因为他与其他队员的关系紧张而导致分裂,对乐队影响也非常不好。Lol Tolhurst也为此事提出了法律诉讼,声明自己在乐队中的地位与其收入不符。在这期间,The Cure更换了Tolhurst,以前的队员Psychedelic Furs归队,键盘手则换成了Roger O'Donnell,并开始为他们的第八张专辑《Disintegration》做准备。此张专辑于1989年春天发行,比起乐队以前类似的创作风格,这张专辑显得更忧郁,立刻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在英国排位至第3,在美国至14位,并迅速发行了很多单曲。Lullaby成为英国在1989年春天最受欢迎的一支曲子之一,排位至第5。在夏末,乐队又完成了他们在美国排位最佳的单Lovesong,位列第2。在《Disintegration》的巡演期间,乐队开始在露天体育场演出,这也是以前没有过的。1990年秋天,乐队又发行了混音精选集《Mixed Up》,其中单曲Never Enough一时备受瞩目。

《Disintegration》巡演结束以后,Roger O'Donnell离队,由Perry Bamonte替换其位置。1992年春天,乐队完成了专辑《Wish》。还是和《Disintegration》发行以后的情况一样,反响可佳,英国排名第9,美国第2,单曲 High、Friday I'm in Love比较有名。《Wish》发行了以后,乐队又开始了新一程的世界巡演。在底特律的音乐会上的演出被制作成视频精选《Show》,以及后来的《Paris》也是,于1993年发行。Porl Thompson于1993年离队,随后Jimmy Page与Robert Plant入队。在乐队重新启动之后,Roger O'Donnell作为键盘手又重新归队。Perry Bamonte则担任电子合成的工作以及吉他手的位置。在整个1993年至1994年初,乐队一直因为与Lol Tolhurst的官司问题而陷入停滞状态。1994年秋天,这事终于得到了解决,乐队正准备为继《Wish》以后的新专辑而做准备,鼓手Boris Williams却在这时离开了队伍。乐队只好在英国登广告公开招募一名鼓手。直到1995年春天, 才找到了Jason Cooper继任 Boris Williams的位置。整个1995年,乐队推掉了很多诸如欧洲音乐节等一些公共事物的演出,为他们的第10张专辑做积极准备。1996年春天,新专辑《Wild Mood Swings》终于问世。1997年,发行了单曲精选《Galore》。2000年年初新专辑《Bloodflowers》相继完成。2001年秋天,一张名为《Greatest Hits》,包含了乐队两首新歌的具有回顾性的精选集被推出。2004年又出同名新专辑《The Cure》,更具新的创作风格与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