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world

  地下世界


艺人介绍

作为一支英国组合,Underworld地位可不低。和他们的同僚The Chemical Brothers、The Prodigy 和 Orbital 一样,Underworld 是少数能通过大型演出,成功把不易消化的电子乐带入大众口味中的组合之一。他们的音乐既适宜在地下俱乐部播放,也能符合大型音乐节或大舞台的需求。Rez、Cowgirl、Two Months Off、Dark & Long和Born Slippy总是能掀翻全场。如上所述,Underworld 也创造了电音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几个时刻。不管是缓拍还是 techno,再加上 Karl Hyde 绝佳的词作,他们的常备曲目总是充满原始冲击力,独一无二。

“传奇”这个词现在可能已经用烂了,但任何一个看过他们现场的人都会忍不住用这个词去形容。这回,我们总结了 Underworld 的十大经典音乐时刻。

两位成员 Karl Hyde 和Rick Smith 1979年在卡迪夫相识。受 Kraftwerk、雷鬼乐和复古电音的影响,他们很快和贝斯手Alfie Thomas、鼓手 Bryn Burrows 和键盘手John Warwicker 组成了 Freur 乐队。这个乐队存在时间并不长,但期间发行的新浪潮单曲Doot Doot有着 Heaven 17 乐队和 Yazoo 乐队的影子。

Doot Doot当年只在英国单曲榜上排行第59,于是他们四人和另一位贝斯手 Baz Allen 以 Underworld 的名字组成了新乐队。以电子流行的风格被新厂牌签下,Underworld很快发行了两张唱片:1988年的《Underneath The Radar》和1989年的《Change The Weather》。尽管这两张专辑都相当成功,五个人还是很快又解散了。留下 Hyde 和 Smith 以这个名字延续 Underworld 到今天。

1994年发行的《dubnobasswithmyheadman》被视为 Underworld 真正意义的出道专辑,主要是因为朝电子风格方向的转变。此前,Underworld五人组的风格是电子流行和新浪潮,而现在转为更强硬的 techno,更趋近他们现在的风格。另一方面,这张专辑也是 Underworld 加入 DJ 兼制作人 Darren Emerson 成为三人组的首张作品,他为这支乐团注入了地下俱乐部的色彩。《dubnobasswithmyheadman》见证了四支金曲的诞生:Mmm…SkyscraperI Love You、Cowgirl、Dark & Long和Dirty Epic,同时也是电子乐最受好评的专辑之一。如果你不熟悉Underworld,建议从这里入手。

《猜火车》的导演 Danny Boyle 是 Underworld 的死忠粉,不容置疑。虽然Dark & Long没有被收录到官方原声带里,看过电影的人都会记得那段婴儿场景,这就是那一段的背景音乐。全世界最棒的导演之一为90年代最经典的影片选择了两首 Underworld 的曲子作为配乐,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Born Slippy这首歌和《猜火车》如此搭调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就像这部电影一样,Born Slippy拥有丰富的情感,从微妙而阴沉转变为狂乱的冲击,高潮迭起。虽然讨论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很难说如果不是 Danny Boyle 选择了 Underworld,他们还能不能一直压轴各大音乐节。这首歌借着电影的热度一举成为了 Underworld 最著名的金曲,就像The Bells之于 Jeff Mills,Move Your Body之于 Marshall Jefferson。换句话说,这首歌定义了 Underworld,也定义了随这首歌一同成长的一代。

在1998年的 Glastonbury 音乐节上,Underworld 大抢风头,《每日邮报》也把这次表演评为Glastonbury节最棒的时刻之一。这个时刻也奠定了 Underworld 在英国饱受爱戴的地位。“这是一生难忘的开心时刻!”Hyde 在Dark & Long曲终时向人群喊道。如果主唱和观众一样享受这次演出,它必定是令人难忘的。

《Beaucoup Fish》是Darren Emerson 离开乐队前的最后一张专辑,也被评为 Underworld 第二佳作。这张专辑录制于后《猜火车》时代,那时乐队创造的一切都被视若珍宝。专辑中呈现了大量 techno 曲目,从Moaner到King of Snake再到Push Upstairs,每首都充满力量。而一首内省意味的Cup又增添了别样的含义。

2000年之前的 Underworld 都是三人组,Rick Smith 专长于技术,Karl Hyde 担任主唱并作词,而 Darren Emerson 填补了他俩缺少的电子元素。当 Emerson 单飞之后,这一切都化为乌有。尽管在那之后 Hyde 和 Smith 也创造出一些可圈可点之作,乐队的黄金时代还是停留在了2000年。Emerson 的单飞生涯则是加入 Underwater Records 厂牌麾下,并被两度收入 《Global Underground 》的精选集中。他还 remix 了2000年早期的金曲,Gus Gus 的David。

《A Hundred Days Off》是Emerson 离开后 Underworld 的第一张专辑,可以看到 Smith 和 Hyde 延续了 house和 techno 的风味,再加入了一些氛围音乐。集大成之作就是专辑的首单Two Months Off,几乎是为大型音乐节量身定做。这首歌基调十分积极,当中不断循环的“You bring light in!”深入人心,也证明了 Underworld 余下的阵容仍然实力强大。

不仅用《猜火车》帮助 Underworld 在90年代获得前所未有的地位,Danny Boyle 作为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导演,又把他们带到了这一英国史上最大型的体育盛会上。不过 Karl Hyde 并不是和博尔特一起跑了个100米,而是在开幕式上表演了令人难忘的Caliban’s Dream。Underworld 的音乐杰作和 Boyle 的视觉盛宴不仅将三人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也将奥运开幕式的标准提升至另一个新高。